實踐轉型正義,「時間是敵人,不是朋友」!

針對今日(24)立法院院會中,民進黨團第二…

第三屆模擬憲法法庭 第二次言詞辯論

11/19(六)續行言詞辯論程序 08:55-09:00 媒體攝影後,審判長宣佈續行言詞辯論程序 09:00-09:20…

第三屆模擬憲法法庭新聞整理

第三屆模擬憲法法庭在上周日(11/13)開庭,以模憲字004號杜孝生案、模憲字005號李媽兜案進行言詞辯論,以下整理新聞報導。 上報: 〈德學者:台灣人民信任警察制度 應同時司改〉:http://goo.gl/N1uLDH…

俄羅斯撤回對國際刑事法庭的支持

俄羅斯總統普丁在周三(11/16)簽署一項命令,讓俄國撤離國際法庭體系,而這個國際體系負責處理種族滅絕與反人道罪。俄羅斯在2000年簽署了建置海牙法庭的羅馬條約,但在國內卻從未批准這項簽署。聯合國會員大會人權委員會日前通過一項議案,譴責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以及對克里米亞住民進行迫害,如韃靼人。在這項譴責通過後,普丁就簽署了撤離國際刑事法庭的命令。俄羅斯在2014年3月從烏克蘭佔有克里米亞後,隨即舉辦公投,分離主義者也在俄國的支持下,於烏克蘭東部崛起。 國際刑事法庭在周一發布一項初步報告,指出克里米亞發生了烏克蘭與俄羅斯聯邦的武裝衝突。俄羅斯發言人Dmitry…

種族屠殺、國際法庭與轉型正義

南非前大法官葛斯東(Richard Goldstone)在本週訪台,除了參與「比較憲法視野下的轉型正義」研討會,與出席「模擬憲法法庭」擔任鑑定人外,還將在下週於台南成功大學演講,歡迎參加。 進一步認識葛斯東大法官: 在黑暗時代炯炯燃燒的司法理想 http://www.civilmedia.tw/archives/52347

模擬憲法法庭:轉型正義

11/13與11/19將舉行「模擬憲法法庭」,本屆的主題是「轉型正義」,歡迎大家參加。 言詞辯論程序: 11/13 08:55-09:00…

阿拉伯人權聯盟呼籲對1988年伊朗屠殺究責

1988年伊朗有約30,000名政治犯遭處死,其中包括孕婦與孩童,阿拉伯人權聯盟希望能為受害者伸張正義。1988年的屠殺,是由當時的最高領袖、伊朗的獨裁者魯霍拉·穆薩維·何梅尼(Ayatollah…

台灣不是唯一面對轉型正義難題的國家──他國轉型正義經驗的思索

文 黃丞儀(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 轉型正義究竟要如何推動?相信這是許多人,包括蔡英文總統,內心不時出現的疑惑。究竟是要採取紐倫堡大審的刑事追訴程序,還是「以特赦換真相」的南非模式,抑或是透過檔案重建歷史敘事、以惕將來,或是單純的發放補償金,照顧受害者晚年生活? 歷史的傷痛和正義的回復必須放置在特定的歷史脈絡中,才能更清楚它的根源和可能出路。台灣並不是世界上唯一面對轉型正義難題的國家,在思考這個問題時,或許可以先延伸我們的視野,鳥瞰世界圖像,從其他國家早先經歷的歷史進程來理解我們身處的位置。 11月13日,將有4位國際法學專家和釋憲者,分別從智利、南非、波蘭和德國,來到台北,參與台北律師公會、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共同舉辦的「模擬憲法法庭」,提出他們對於轉型正義的憲法鑑定意見。 這4位專家鑑定人的背景,分別代表了近代歷史中4種不同轉型正義經驗,因此我們特別邀請具有相關知識的撰稿人為我們介紹南非、智利、東歐(波蘭和匈牙利),以及德國(納粹戰後審判和東德轉型)的發展和相關制度變遷。 南非在經歷長達40餘年的黑白種族隔離,以及「假國家安全之名、行暴力統治之實」的80年代,終於在90年代之初,步上民主轉型與國家和解之路。根據南非新憲法的精神,曼德拉總統設置了「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稍後在圖屠大主教的主持下,南非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成為全球轉型正義的典範。 但是南非社會是否就此進入「彩虹國度」,怨恨和衝突是否從此消散?本身經歷過南非轉型,並且曾經主持真相調查的前憲法法院大法官葛斯東(Richard…

轉型正義研討會》學者:最重要的是文化轉型,「污名化」情緒必須化解

這幾年「轉型正義」成為熱門話題,但為什麼要推動轉型正義?創辦「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的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吳乃德與多名研究這個議題的學者,29日都提出「論述」的重要性,認為這是未來重要的工作。 台灣民主化近30年,民間真促會去年10月出版「階段報告書」,書中說:「如果台灣的民主令國民感到驕傲,台灣處理威權遺緒的表現其實令人汗顏」;轉型正義的3個主要任務,處置加害者、賠償受害者與歷史記憶的保存都還需要努力。而吳乃德29日在「轉型者的過去式與現在式」研討會說,台灣轉型正義的工作,「未來最重要的是論述問題」,其他都慢慢在解決。 陳妙芬:轉型正義最重要的是文化轉型 在綜合討論時,台大法律系副教授陳妙芬說,轉型正義最重要的,可能是文化的轉型,由於歷史檔案沒公開,針對個案的討論很多時候只能用「推測」,因為大家有一些「對立」和「二元」的想法,「會不會因此我們的文化沒有辦法真正從威權走出來?」 陳妙芬指出,她上一輩的老師,有的當兵時加入國民黨,有的曾從事軍事審判,在威權時期都與國民黨的政權有牽連,有很多交錯不清的現象,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更棘手的是文化與思考對立的型態要如何轉型,她也一直在想,有沒有可能有另外的角度,來思考台灣的文化與歷史。 徐斯儉:對國民黨或部分外省人,轉型正義是污名化 民主基金會執行長、中研院政研所研究員徐斯儉指出,對國民黨或部分外省人來說,轉型正義就是對他們的「污名化」,他們認為在成長過程所認同的一切,包括時代意義都被否定,對他們而言,是一種污辱,感覺受「集體審判」,很多公務員反對公開過去的檔案,就是這種心態的反應。 徐斯儉指出,轉型正義的論述必須講得很清楚,這是策略問題,如果有「你們在污名化我」這種情緒存在,結會解不開,攸關歷史真相的檔案永遠無法公開,永遠只能推測,主張轉型正義的論點也永遠沒有正當性。 吳乃德回應時指出,徐斯儉提的問題「非常、非常重要」,但在台灣很少被提及,他接觸很多外省朋友,知道社會在討論228事件的時候,外省人的感觸特別深,有些人以為,支持國民黨的或外省人都被認為是228事件的幫兇,這讓他感受到,未來轉型正義的工作,最重要的是論述。 南非種族隔離時代結束後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C),以公聽會的方式讓受害者講述他們的經驗。牛津大學國際法博士候選人宋承恩指出,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思(Albie…

「加害者幾乎都是公務員」吳乃德:台灣政治迫害非常體制化,但社會和民眾不在意

台灣曾歷經近50年威權統治,雖已3次政黨輪替,加害體制真相仍不可得。10年前創辦「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的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吳乃德29日指出,台灣在威權體制下的政治迫害是「非常體制化」的,這是台灣的特點,不過台灣社會和民眾不是很在意歷史真相、誰是加害者的問題。 由《政治與社會哲學評論》等單位舉辦的「加害者的過去與現在式」研討會29日舉行,2006年首度提出台灣有「上萬人受害,可是卻沒有加害者」這個特殊現象的吳乃德說,這是台灣社會第1次針對加害者的討論。會議吸引滿座的學生與老師,從政治與法律哲學的觀點思辨主持人、中正大學哲學系教授謝世民所說的這個:「如果沒比黨產更困難,我想一樣困難」的議題討論。 「謝文定被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