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政府與游擊隊和平協議的成果與展望

哥倫比亞總統Juan Manuel Santos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領袖Rodrigo…

【戒嚴生活記憶】許玉秀/解嚴了,然後呢?

許玉秀(司法院前大法官)2017/6/25 敢於回憶,才能反省。不過回憶戒嚴,可能很艱難。懵懂,至少是理由之一,因為戒嚴正是為了劃定眼、耳、口、鼻、手、足的施展界線。…

緬甸樞機主教呼籲調查針對羅興亞人的罪行

緬甸天主教領導人呼籲緬甸政府能夠以獨立調查的方式,調查種族清洗、戰爭罪行與反人道罪,才能追求究責與正義。在6/26的聲明中,樞機主教Charles…

戒嚴是什麼東西?「我們的戒嚴記憶」徵集活動-2

徵件網站、投件請點:https://goo.gl/crHWIy 1949年,戒嚴令像一場政治天災席捲台灣。為了那始終沒有發生的戰爭(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蔣政權試圖將人民變成準軍人、假軍人、密告者,一種「去政治」的政治動物。戒嚴令從未經過總統公布,也不曾由立法院追認,憑藉著強權與暴力,將一時的「緊急狀態」無限彌漫,將「例外」化做「常態」,成為三十八年的「日常生活」。 倘若前蘇聯體制創造了歷史上獨特的「蘇維埃人」,那麼,台灣的戒嚴體制創造了什麼樣的「戒嚴男女」?馴養出怎樣的戒嚴文化或國民體質?三十八年的戒嚴生活(金門馬祖則戒嚴43年)留下了哪些說不盡的故事?而那些故事,又銘刻在怎樣的物品或文件之中?逝去的時光,曾經的屈辱或反抗,寄存在不滅的物質之中,也許是一條手帕,一張郵票,一枚徽章,一張獎狀,也許是幾頁被塗銷了特定詞條的大英百科全書,一截吳鳳像的殘餘,一種髮型,一種歌唱的腔調,一張相片裡的表情。 2017年,解嚴30週年。請接受我們的邀請,回去翻箱倒櫃,尋找身邊的老東西,舊東西,好東西,壞東西,通過書寫那些「東西」,讓種種「寄寓於物」的戒嚴經驗復活,讓常民的個體經驗一一現身,複寫集體記憶。這不是一場溫情懷舊的作文比賽,而是,對戒嚴體制的「細節重構」。想想那些中學生髮禁,軍訓課,操場上的司令台,愛國歌曲比賽,愛國演講比賽,政治海報與標語,無所不在的政治銅像,無所不在的中正路,禁歌,禁書,禁語,突然消失的布袋戲。就連年輕人跳舞的樣子,連同島嶼的海岸線,也被戒嚴了。 1971年,台北城中分局出動了九十幾名警察,在台北車站與西門鬧區掃街,將一百多名蓄髮男子掃進分局剪頭髮。第一次被抓的,記「違警申誡」,再犯的則遭到拘留。那天是1月9日,一個尋常不過的日子,發生了戒嚴體制下,一件不值得大驚小怪的事。然而這一類看似無害的小事,一如語言政策修剪年輕人的舌頭,往往是深入個人體膚的,要命的事。我們看重這些要命的小事。 主辦單位: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 協力單位: 北區:台北左轉有書、新竹水木書苑 中區:彰化紅絲線書店…

國際刑事法庭通緝前利比亞獨裁者格達費之子

前利比亞獨裁者格達費(Muammar Gaddafi)的兒子Saif…

聯合國人權專家建議甘比亞改革 用以處理過去的暴行

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工作組(UN Working Group…

塞爾維亞總統禁止學校教塞拉耶佛圍城戰役與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

塞爾維亞領導人在6/6下令禁止學校教導塞拉耶佛圍城戰役與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否認1990年代戰爭期間波士尼亞賽爾維亞軍方圍城與殺害人民的行動。波士尼亞塞爾維亞領導人過去長期以來,否認1995年在斯雷布雷尼察針對波士尼亞克人穆斯林進行的屠殺,這場屠殺造成超國8,000人死亡,且這場屠殺已經經過兩個國際法庭判定為種族滅絕罪行。塞拉耶佛圍城期間,數十萬人被包圍在城內遭到轟炸與射殺,欠缺糧食與水、電的情況持續四年之久,這期間有超過11,000人死亡,其中包括了1,100名孩童。 塞爾維亞總統Milorad…

聯合國指出中非共和國可能已發生反人道罪行

聯合國在5月30日發表一份報告指出,中非共和國在2003-15年間其政府與游擊隊犯下了殺人、強暴、斷人肢體、劫掠與刑求等反人道罪。這份368頁的報告是由聯合國高級人權事務辦公室依據超過1200份機密或是公開資訊所做,用於幫助中非當局確認案件,並幫助中非建立特殊刑事法庭來審判這些惡行。聯合國人權助理秘書長Andrew…

「我們的戒嚴記憶」徵集活動 高雄場說明會

高雄場 講師:陳俊宏(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日期:6/25(日)19:30-20:30 地點:三餘書店…

尼泊爾轉型正義機構可能無法產生作用

若尼泊爾現在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與調查強迫失蹤委員會繼續運作,則尼泊爾的轉型正義機構將無法在延長一年的任期中,完成他們的工作,而其延長任期將在2018年2月9日結束。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與調查強迫失蹤委員會表示,他們將盡速調查鎮壓90年代末毛派游擊隊期間權利受到危害的案件。然而,這些轉型正義機構的官員承認他們可能無法在接下來的八個月內,全數調查完成數千件權利迫害的案件。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收到58,052件案件,這些案件是在投訴毛派游擊隊叛亂期間權利受到危害,而調查強迫失蹤委員會則有超過2,800件強迫失縱相關的案件需要處理。這兩個委員會將有緊迫的工作計畫需要進行,才能在剩餘的任期時間內完成任務,然而委員會的官員表示工作計畫不切實際,光是檢視案件的時間就會讓任期結束。調查強迫失蹤委員會發言人Bish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