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17-08-30
標題:
南非學界要求政府開放種族隔離時代的檔案
內容:
要求南非政府開放種族隔離時代的檔案,將有助於研究者探索重要而根本的歷史問題。8月24日南非約翰尼斯堡的金山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舉行一場座談會,希望民主的南非能夠讓公共紀錄開放與透明。組織座談會的Gabriele Mohale,在金山大學進行檔案研究,她指出座談會討論聚焦在國家的公共紀錄與政府自己的紀錄,南非國家檔案並沒有系統性的程序趣味檔案解密,因此即使是在1902年結束的第二次波耳戰爭相關檔案,也仍未解密。

座談會的參加者包括「檔案運動者」(“archive activists”)、律師、人權組織代表、前任內閣閣員、前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委員,以及在德國致力讓史塔西(Stasi)檔案開放的專家。Mohale指出,參與者的論點集中在轉型正義中對受害者的壓迫,她指出這是「行政正義」(administrative justice)的一環,國家檔案應該為人民存在,但這在南非並未發生。金山大學歷史副教授Noor Nieftagodien認為,檔案可以揭露更多轉型過程中發生的事,包括一些檯面下看不見的「骯髒的想法」,以及是否對後來造成了影響。Nieftagodien強調目前大多是猜測,包括曼德拉是否在與國家官員會面時出賣黑人、經濟協議是否受到打擊以便讓既存的權力存續,以及國家安全機構究竟是否滲透「非洲民族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若有,滲透程度又有多少等,且目前在南非常聽聞政治人物逃亡時能夠拿到很多好處,是因為他們掌握了競爭者的秘密。Nieftagodien認為學者應該針對這些猜測進行驗證,瞭解轉型過程將有助於改善南非現在的處境。

倫敦大學Institute of Commonwealth Studies主任Philip Murphy,已在對種族隔離時期的政治人物與反隔離的運動者進行訪談,他對終止隔離的機制感到有興趣,開放檔案將有助於理解這些議題。Murphy表示,近用檔案將有助於確定政治人物是否言行一致,舉例而言,經由回溯性的觀察,最後一任種族隔離時期的外交官Pik Botha總是將自己描述成自由派,且是牽制政府中強硬派的人,檔案開放後可以讓學者知道歷史紀錄是否符合Botha對自己的描述。此外,Murphy補充說明,檔案將有助於瞭解更為寬廣的問題,如南非內部的利益是錯綜複雜,若能透過檔案瞭解軍事、外交與安全機構的運作,可以回答更大的問題:究竟是甚麼原因讓種族隔離政權垮台?Murphy認為,雖然大家都知道南非因為受到經濟制裁而非常依靠外資,但外資與南非內部利益網絡的代表,如企業、政府與中央儲備銀行,究竟是如何給南非國民黨壓力,仍有待瞭解。想要知道種族隔離時代究竟發生甚麼事,而要求更多開放性,仍有待在金山大學的參與者如何說服政府。(資料來源:Academics push South Africa to open apartheid-era archives, Times Higher Education, 2017/8/28)
回國際動態列表 top
訂閱電子報(請填入您的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