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四平
作者: 張四平
書名: 屘春風─張四平回憶錄
出版社: 望春風出版社
屘春風─張四平回憶錄
作者:張四平
出版日期:2011/01/05
ISBN:9789866183034
出版:望春風出版社

編者導讀--李禎祥

本書是張四平先生精彩的自傳,也是一本頗有可讀性的庶民史。而這本庶民史的重要價值之一,是在佔全書四十%、以桃園地區白色恐怖為背景的第五章到第八章。這四章主要描述個人的逃亡生涯,而張先生的逃亡因緣堪稱奇特,他是緣於錯誤的情報而被錯誤的誘捕,再機警的兔脫(其中有一段糞坑脫逃記,驚險場景宛如電影《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從此展開長達四年、出生入死的「過五關」逃亡史。而這段逃亡史,又緊扣著1950年代桃園地區的白色恐怖歷史──這恰好是台灣白色恐怖研究的未開發地帶。

台灣戰後白色恐怖的研究,從1980年代開始至今,雖然已長達四分之一世紀,但因白色恐怖這個「世紀之毒」對台灣的傷害全面而深入,滲透力無遠弗屆,以至到了現在,白色恐怖的真相發掘仍很有限,仍有許多個案未被研究,許多死角未被發現,許多面向未被釐清。也許需要再四分之一世紀的研究工夫,才能把它講得比較清楚。而這其中,1950年代桃園白色恐怖至今仍籠罩在歷史的迷霧中。

在白色恐怖的時空背景中,桃園是一個很特殊的地區。例如1977的中壢事件,不僅開啟日後波瀾壯闊的街頭運動序幕,也是自1947年二二八以後,第一起公開槍殺民眾的示威事件。中壢事件由於時代晚近,知道的人不少;但往前再推四分之一世紀,也就是1950年代初期,其實有更多血腥的案件在桃園發生。例如1950年鎮壓台灣南北原住民社群的「高山族匪諜案」,桃園泰雅族領袖樂信˙瓦旦(漢名林瑞昌)即被槍決(註1);同年另一起原住民案件「蓬萊民族自救鬥爭青年同盟案」,則把包括林瑞昌的兒子林茂秀、侄子林昭明在內的九個人,處以二~十五年徒刑(註2)。這兩起案件餘波盪漾,1968當局又宣稱部分泰雅族人成立「山防隊」進行叛亂,逮捕葉榮光等五名原住民知識分子,判刑五~十二年(註3)。

在漢人部分,桃園的白色恐怖案件更令人咋舌。根據官方檔案,最少有以下幾起重大政治案件:
1950年
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以下簡稱省工委)林秋祥案:七人死刑,十九人被判十~十二年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以下簡稱台盟)宋孟韶案:五人被判三~十二年
台灣青年自治同盟許國漢案:兩人死刑,四人被判一~三年
1951年
新農會張旺案,十二人死刑,十三人十~十五年,一人感訓(註4)
省工委陳盛妙案,五人死刑,十五人五~十年,十一人感訓
省工委姚錦案,四人死刑,七人五~十年
省工委陳明德案,四人死刑,四人三年
台盟李玉麟案,四人死刑
省工委林清良案,三人死刑,一人無期,三人十~十五年
徐木火案,三人死刑,八人三~十年
台盟曹賜讓案,兩人死刑
楊阿木案,一人死刑,一人七年
殷啟輝案,一人死刑
詹木枝案,一人死刑
1952年
省工委呂華璋案,十五人死刑
民主主義青年團劉福增案,兩人死刑,十五人一~十五年
省工委郭成案,兩人死刑,兩人五、十五年
1953年
王石頭案,四人死刑,十六人二年~十五年,四人感訓
游清添案,三人死刑
省工委周耀旋案,兩人死刑
1954
台盟許宜卿案,六人死刑,十八人三~十年
簡國賢案,兩人死刑(註5

以上各案,範圍廣及桃園、中壢、大園、平鎮、龜山、楊梅、大溪等地。其中光是判死刑的,就有將近百人,這還不包括為數更多的自首人士。很難想像,在這個純樸的農村、鄧雨賢的故鄉,竟然有這麼多「匪諜」出沒,這讓一向躲在幕後、擔任無數政治案件「最後審判者」的蔣介石非常不悅,甚至下令保密局、調查局詳細調查「為什麼桃園的匪諜案件比較多」,一個月內要具報回覆(註6)。

蔣介石的發飆不難理解,因為他在1950年3月「復行視事」之前,為了安全起見,曾在大溪一帶藏身,由泰雅族領袖樂信瓦旦提供庇護(後來樂信瓦旦的死刑判決書,蔣介石可是毫不客氣的批准執行)。這期間驚豔於大溪的好山好水,覺得當地景致有如故鄉溪口,於是1949年在此興建「洞口賓館」,也就是後來的慈湖行館(註7)。蔣介石喜歡在風景區佔地自用,興建私人別墅,但對大溪美景似乎情有獨鍾;如今桃園成了「匪諜重鎮」,當然令他感到芒刺在背。因為西安事變的發生地點,就是蔣介石在華清池的行轅(行館);萬一大溪之行出了差錯,難保不會又發生「大溪事變」。為了不讓蔣介石的「洞口之旅」變成「虎口之旅」,國民黨的特務系統勢必要好好「調查」一下。

另一個讓蔣介石抱怨桃園「匪諜這麼多」的原因,是一個特殊的時機和一位特殊的人物;前者跟省工委的崩盤有關,後者就是傳奇人物林元枝。省工委是二二八之後台灣人反抗蔣政權的主要團體,雖然名義上屬於中共,許多人也具有中共黨員身分,但套一句受難前輩陳英泰先生的話,本質上是「台灣反蔣地下活動的大集合」,時代背景不同,不能用我們現在看中共的眼光去看他們。

早在1947年二二八之後,就有許多人展開逃亡,如桃園的林元枝,以及本書作者張四平(本名張阿屘)。1949年四六事件之後,也有許多左翼學生如周慎源、簡文宣、郭維芳、王子英等逃往桃園;1949年底~1950年初,省工委領導班子蔡孝乾等人被捕,為了保命,向國民黨輸誠,供出組織詳情,導致這個台灣史上第二大左翼組織(僅次於台灣農民組合)大崩盤,成員紛紛被捕。一些漏網之魚向桃竹苗和鶯歌、三峽等地逃竄集結,一因鄰近台北,便於觀察動靜;二因地多山巒,利於隱藏。桃園就是在這種背景下,集結了一群逃亡幹部。位於大溪與三峽交界的烏塗窟山區,一度成為重整後的省工委臨時總部,及收容各地逃亡同志的避難所(註8)。

這些逃亡者中,林元枝(1910~1982)尤其是蔣介石的心頭大患。林元枝在日治時代便是抗日份子,二二八率眾起義,失敗後逃亡。逃亡期間,經詹木枝介紹認識簡吉而加入省工委,由張志忠領導(註9)。張志忠是省工委領導人之一,負責武裝工作。他和林元枝一樣,也是二二八率眾起義(在故鄉嘉義),然後失敗逃亡。他在台灣北部活動,並積極培養林元枝,使林元枝也擁有一支十餘人的小型武裝隊。

由於林元枝頗具名望,掩護者多,從台北到苗栗都可藏身,而且一邊逃亡一邊發展組織。根據後來(1951年10月)調查局寫給蔣介石看的〈桃園縣概況調查〉,對林元枝的影響力有如此描述:「林匪在地方上潛勢力雄厚,所有地主富戶均畏之如虎,暗助以叛亂經濟。卅九年四月台匪高級幹部開會檢討組織工作時,匪首要老洪曾報告稱,林元枝在桃園南崁(即林匪家鄉)及龜山鄉等所發展黨員及群眾,已有四百餘名云云……南崁等鄉共匪竟公然活動,當時並有『小延安』之稱。」(註10)值得注意的是,林元枝和本書作者恰好都是蘆竹鄉南崁人。

一份官方文件也聳動地形容,當時的蘆竹鄉已成為典型的「兩面派政權」,不僅是匪黨組織的堡壘,而且匪幹及武工人員出入無阻;外鄉之人一旦進入,都受嚴密監視(註11)。另一份由各情報機關匯總而成的《台灣地區在逃奸匪通緝總名冊》(1951年6月),在194人名單中,林元枝赫然排名第一(第二至第五依次是李媽兜、李漢堂、周慎源,以及本書作者張阿屘),可見當局對林元枝「重視」的程度(註12)。

綜上所述,對蔣介石而言,他的後花園──桃園真是龍潭虎穴、危機重重。一則匪諜案件層出不窮,二則逃亡份子密集出沒,三則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林元枝和他的武裝人馬,又來去自如──這樣下去,蔣介石「西安事變」的噩夢勢必沒完沒了。為此,1952年元月,台灣省情報委員會開會提出〈肅清桃園縣匪諜四項辦法〉,決定整合台灣省警務處、人馬,成立「北部地區肅殘聯合小組」,快馬加鞭,限期破案(註13)。7月14日,林元枝終於出面投案。

幾天後,在肅殘小組一次擴大檢討會議上,台灣省情報委員會副主任彭孟緝做了以下致詞:「過去總統時常垂詢偵辦林案情形,個人實在無時不感覺惶愧萬分。林匪未能破案……不特是我們最大的恥辱……去年林案小組在桃園進行兩個多月,雖將林匪基地摧毀,捕獲了兩百餘人,但林匪行蹤仍無結果……」(註14)

林元枝雖然自新,卻沒有換來多久的自由。這個給予特務「最大恥辱」的人,蔣政權豈肯輕易放他甘休。1954年,在沒有任何審判下,先把他送往土城生教所「感化」五年,再送綠島拘禁十一年,直到1970年底才出獄。2002年,台北地方法院判准對林元枝的長期冤獄,給予2,472萬元的賠償金,創下國內冤獄賠償的最高紀錄。

以上簡述本書所牽涉的一部分時代背景。從中我們可以看出,從戰後到1950年代是台灣人反抗國民黨統治的一段悲壯歷史,展現的生命力是如此恢闊,但犧牲卻是如此慘烈,被人遺忘掩埋又是如此徹底。而作為歷史舞台的桃園,溫馴從來不是它的本性;就像境內的雪山山脈一樣,這裡的人民一樣有不可輕侮的精神,不容踐踏的自尊。

了解以上的脈絡,或許比較容易契入本書所描寫的逃亡史。「逃亡」在白色恐怖是一個很重要的主題。白色恐怖的恐怖本質是驚悚,一般老百姓人人心中有一個小警總,地下黨員隨時可能被同志或上級出賣,逃亡者更是草木皆兵。尤其1951年11月,作者的上級周慎源因被同志出賣(註15)而遭特務槍殺,作者也很快面臨類似的危機。他的驚悚逃亡在本書有相當精彩的描述。

綜觀來看,作者和一些自首或自新同志如呂喬木、李詩珍等,算是比較幸運的,可以不必坐牢並全其身命。相對的,許多跟他們一樣被官方歸類為「林元枝集團」的人下場相當淒慘。例如曾掩護林元枝的農民楊阿木,原本自首,後被發現沒有坦白供述,判處死刑;其女楊叡艷則依「知匪不報」判了七年。曾任桃園水利會的詹木枝,也因「自新不誠」被處死刑(註16)。曾藏匿林元枝的通霄鎮長邱乾耀,原本罪不至死,但因在鎮長選舉中打敗國民黨候選人,國民黨要算這筆帳,把他判了死刑。這件事的長遠影響是,通霄在國民黨鐵票區的苗栗縣,成了黨外和民進黨的鐵票區(註17)。

其他被林元枝案牽連或與林案相關的人士還有:
鄭再添、林乾(都是桃園縣警察局員警),前者判死刑,後者判七年。
游清添、莊文忠、莊傳義(三人死刑)
莊新祿(死刑,大溪六十八歲老農民,是目前已知最高齡的死刑犯)
王傳境(林元枝家族,十二年,病死獄中)
邱寶貴、顏丁枝(俱十二年)、江清華(兩年)
林金堂(十年)、林阿鐘(五年)
劉落、林雲塔、莊瑞和(五年)(註18)

此外,前述多達十五人被槍決的呂華璋案,雖非因林元枝案而起,也多多少少和林案有關。筆者因資料有限,只能簡要列舉以上諸例。相信案子還不只這些,尤其前引彭孟緝之言「雖將林匪基地摧毀,捕獲了兩百餘人」,這麼龐大的人數,每個人受到什麼處置,都有待全面性的調查探索。

總之,本書不僅是個人的回憶錄,也可視為研究桃園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重要史料。它只是一個入門,它背後更大規模的、屬於桃園人的反抗史和犧牲史,需要更多人關心和發掘,並從中得到省思或啟示。

1. 國家安全局《歷年辦理匪案彙編》上冊,頁86-87
2. 同註1,頁148-149
3.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網站,「受難故事40:山地清鄉˙南北原住民自治悲歌」網頁,2010.10.10引自http://2009story.blogspot.com/2009/04/40.html
4. 以上各案,可參見國家安全局
5.感訓是將無罪的人囚禁的一種掩飾之詞,一般最少三年。
6.檔案管理局,林秋祥案。B3750347701=0040=3132171=171=1=001=0005025110003
7. 台灣大百科全書網站,慈湖陵寢網頁,2010.10.11引自http://taiwanpedia.culture.tw/web/content?ID=13775
8. 國家安全局《歷年辦理匪案彙編》下冊,頁394
9. 檔案管理局《拂塵專案第十一卷附件》〈林元枝自首經過報告〉,A803000000A=0041=340.2=5502.3=11=001=0000298520010
10. 同註6,B3750347701=0040=3132171=171=1=002=0005025120009
11. 檔案管理局,中共匪幫在台灣的陰謀活動。
12. 檔案管理局,台灣地區在逃奸匪通緝總名冊,B3750347701=0039=3132059=59=1=010=0005017430006
13. 同註9,A803000000A=0041=340.2=5502.3=11=002=0000298530007;林秋祥案,B3750347701=0040=3132171=171=1=006=0005025160001-2
14. 同註9,A803000000A=0041=340.2=5502.3=11=002=0000298530005
15. 同註8,楊阿木案,頁247
16. 同註8,詹木枝案,頁266
17. 何來美〈李玉羅 見證百年台灣變遷〉,2009.04.26聯合報
18. 以上各案,可參見檔案管理局各案檔。

*網頁圖片取自望春風出版社

回閱讀分類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top
訂閱電子報(請填入您的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