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日期:
2008-03-12
演講標題:
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平反促進會致盧兆麟先生悼詞
演講內容:
欲進一步了解盧前輩之生平與貢獻,請見:
人權老園丁,平反大推手
國史館《二二八事件辭典》辭條:盧兆麟



敬愛的盧兆麟兄,我們併肩奮鬥半個世紀的患難朋友,

二月二十八日您在馬場町紀念公園昏倒的消息,驚動了我們往年的政治受難伙伴。儘管我們誠心祈禱,但是第二天噩耗傳來,大家幾乎無法接受這樣殘酷的事實。

五十八年前,我們在蔣家獨裁政權捕殺異己的黑牢相遇。當年在二二八事件之後,我們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對於熱誠歡迎而來的「祖國」政權,竟然貪污腐敗又將槍口向內大肆屠殺人民、感到極度的憤怒與絕望,因而日夜苦思如何擺脫專制的枷鎖,也拼命要從書本中,尋找一條救國救世的大道理。然而獨裁者容不下富有正義感和理想的年輕人挑戰其權威。兆麟兄當時就讀師範大學教育系,只因朋友之間輾轉借書研讀,就被那雙一意要斬草除根的毒手抓進黑牢。當時我們都很年輕,在暗無天日的黑牢相遇,在生存空間極端惡劣的煉獄裡等待這些二十歲上下文弱青年的,是苦刑拷打的折磨以及死亡的威脅。在軍法處每一天的凌晨,黯然目送一批又一批年輕生命被綁赴馬場町,被螻蟻一般地凌虐屠殺。兆麟兄最後雖然免於一死,卻被宣判了無期徒刑,必須接受終身的監禁。

然後我們手銬腳鍊被移送東海火燒之島「綠島」。我和很多朋友,與兆麟兄一同被編入第三中隊。從早到晚接受思想管制和洗腦教育。烈日直曬的白天上山砍草、下海打礁石、用石頭築起「萬里長城」囚禁自己。萬物俱靜的夜晚只聽浪聲滔滔,輾轉於床板上縈繞腦海裡的盡是故鄉老母垂首暗泣的身影。精神的煎熬與肉體的折磨,幸賴同學之間真摯的友誼扶持而熬過。尤其兆麟兄以他受過高等教育的見識與冷靜的頭腦,加上樂於助人的熱誠,自然成為患難朋友中的一盞明燈。當青春的歲月在苦難中一年又一年的耗蝕,判決十年、十二年、十五年的同學接連刑滿還鄉,兆麟兄卻繼續在新生訓導處、台東泰源監獄、以及綠島感訓監獄之間被移來移去,度過漫長的囚禁歲月,直到獨裁者蔣介石去世才得以特赦出獄。兆麟兄只因愛看書就被關了25年,媲美南非曼德拉。曼德拉出獄後獲得平反,且當選南非總統,但是台灣的政治受難者沒有如此的幸運,從小監牢出到大監牢,一直都是社會的邊緣人,二四小時受到控管。兆麟兄出獄後苦尋工作,在警察如影隨形的監視中遭到屢番挫折,最後才應考國泰人壽編譯而被錄取。往年師大同學當時都當上校長或教育局長,兆麟兄卻屈就如此卑微的職務雖曾引來主管的疑慮,他卻用自己高強的能力以及認真的工作態度,很快獲得主管以及職場同仁的好感和信賴。

然而獨裁者的魔抓仍未停歇。繼1984年江南事件之後,獨裁者為了轉移焦點以及打擊本土金融勢力與地方政治勢力的結合,原來在業界業績頂尖的十信和國信機構在1985年年初慘遭國民黨政府清算,兆麟兄快滿56歲垂暮之年再一度失業。出獄後十年之間與夫人共同辛苦建立的家庭,這時已經有兩位就學中的子女,全家生活頓時面臨極大困境。幸賴他在國泰機構的優越表現得到主管的信賴,才得以轉進出版界,在創意力機構發揮專才,主編過「台灣回想」、「島國顯影」、「腦力革命」等好書。1987年,台灣創造世界紀錄的戒嚴令終於解除,而1988年最後一個獨裁者暴斃,從此民主化的浪潮風起雲湧,兆麟兄積極參與與整合政治受難者的組織,任勞任怨為受難者及家屬奔走服務。更為了聲援1991年「獨台會」被捕的清華大學學生和廢除刑法第一百條而走上街頭。這時兆麟兄已屆花甲高齡,但是他以自己一生的苦難,深刻瞭解專制獨裁一旦復辟,首先遭殃的是青年學生。而刑法一百條,以唯一死刑來箝制言論,更是專制惡法之首,非親上街頭呼籲廢除不可, 否則必將遺害後代子孫。

兆麟兄老年得子,他深愛自己的家庭、深愛兩位優秀的兒女,也深怕自己被烙印為「政治犯」的經歷,影響到兒女成長和受教育的權利而特別細心地呵護。他打從心裡深處不希望自己兒女,以及與兒女同年代的青年學生,遭受自己一樣的迫害而毀掉大好青春歲月。這樣的心懷是我們這一批五十年代的政治受難者所共有的,而以兆麟兄最為熱心,因為他的子女是我們同輩中最年幼的。2008年2月28日,眼看台灣的自由民主發展的路程遭遇空前的危機,獨裁專制的幽靈似將復甦,而一出生就享受民主果實的年輕人既不懂得珍惜,更不知道獨裁的可怕。兆麟兄邀請我們5位難友參與年輕人的「城市的歷史記憶」活動,早上老朋友們在台北車站見面時兆麟兄神采奕奕,誰也沒有想到即將發生的悲劇。首站馬場町紀念公園─我們共同的傷心記憶之地,兆麟兄對著數十雙熱切期待的眼光講解半世紀以前青年的傷心故事,他卻突感眩暈倒下,竟然從此不起。

我們患難朋友大家所敬愛的兆麟兄!我們非常不捨您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突然離我們而去。從青春時期一起攜手,我們走過苦難也走過民主自由的黎明時光。而您始終是受苦難最多、也是為轉型正義付出心血最多的一位。今天我們這一批老朋友,與您最心愛的家人聚在一處參加您的喪禮。您雖然離我們而去,但是您的英姿永遠會留在您家人和我們老友的心中。我們這一群老友雖然來日不多,但是在我們有生之年,為繼承您愛小孩、愛護青年的遺志,我們誓為您子女的後盾,盡力不讓您素以為傲的兒女以及和他倆同時代的年輕人,再度遭受獨裁專制的毒牙傷害。

安息吧,老友!我們將為您獻唱半世紀前青春患難之歌「幌馬車」,也要為您獻唱驪歌,虔誠祝禱老友兆麟兄安息!

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平反促進會
會長 吳聲潤及全體老友敬悼
回演講列表 top
訂閱電子報(請填入您的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