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對於行政院促轉會委員延任問題聲明

  本會自2007年成立起便以民間力量盡力揭露歷史真相,深化台灣民主,並持續倡議政府採取積極作為推轉型正義,撫平傷痛。終見2018年5月政府依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以下簡稱促轉條例)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以下簡稱促轉會)。 促轉會成立後相繼出現正副主委長期出缺,兼任委員陸續辭職等現象。而今九人委員會僅剩五人參與運作,專職委員僅餘三人,運作亦不符合促轉條例明訂之性別比例。本會必須嚴正指出,此諸多缺失,行政院難辭其咎,國會多數黨民進黨亦未盡監督之責。 近日媒體報導行政院長將依促轉條例授權延長委員會任期,已拜會代理主委楊翠並取得其留任同意,又有執政黨立委提案要求修正促轉條例,將現行促轉條例中委員會任期延長每次一年為限,修正為每次至多兩年。 根據促轉條例第十一條之規定,「促轉會應於二年內就第二條第二項所列事項,以書面向行政院長提出含完整調查報告、規劃方案及具體實施步驟在內之任務總結報告;有制定或修正法律及命令之必要者,並同時提出相關草案。其於二年內未能完成者,得報請行政院長延長之;每次以一年為限。」 如今促轉會既未依法提出報告,也未說明規劃方案或具體實施步驟,更未具體提出未來希望完成之工作項目,行政院即已決定延長該會任期,執政黨立委也已提案修法,希冀增加延任時間。此番作為固有體察轉型正義工程浩大、不易完成之意,但與前揭促轉條例規範意旨有間,且不符民主課責之基本精神。 作為國內最早推動轉型正義工作的民間團體,本會對於應該如何推動此一工作極為關切。衡諸各國作法,大多成立任務型的委員會,以總結報告、司法平反等方式喚起社會重視;或以前瞻性、積極性的規劃,促使轉型正義工作能在政府各部會長期而全面推動,深入落實於社會肌理。各國先例並非將真相和解委員會常設化、官僚化,原因在此。過去,本會曾反對「戒嚴時期不當叛亂及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一再延期,正是因為本會認為課責與效率,比機構長時間存在更為重要。 本會呼籲行政立法兩院及社會各界正視促轉條例中要求於促轉會的任務、及延長促轉會任期之嚴肅性,採取相關措施或修法時應考慮並對社會各界說明: 1、…

台灣威權歷史之牆何時塌

作者:葉虹靈、黃長玲   在 25 年前的…

關於二二八我們說多知少

作者:葉虹靈|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執…

二十年後,重新看見六張犁系列活動:「六張犁,過去、現在與『我們』的未來」座談會記錄

時間:2013/12/21(六)早上十點至十二點 地點:台北愛樂暨梅哲音樂文化館 主辦單位: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 主持人:黃長玲(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台大政治系副教授) 與談人:按發言順序 李禎祥(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張則周(台大農化系教授)、湯舒雯(政大台文所研究生)、胡家瑜(台大人類系教授) 記錄整理:毛祥年、葉虹靈       黃長玲: 今天要談的問題,是二十年後看見六張犁。臺灣白色恐怖戒嚴體制,從實施開始到結束,長達三十八年,國家暴力加諸在個人身上,持續的時間很長,而且是高度體制化的作為。我們幾個朋友在幾年前成立「真相與和解促進會」,要來關心及面對這段歷史。這段歷史有其複雜性,在幾十年的白色恐怖年代中,受難者人數高比例集中在1950年代。在這些五零年代的受難者中,很多人懷抱理想,有對社會主義的理想、有對中國的理想,這兩件事情不見得一定連結在一起,需要放到歷史脈絡中去理解。在大時代的背景下,每個具體的個人,如何接受這個理想;或他沒有接受理想,又是如何跟這段歷史發生連結,這件事情是我們要持續去理解的。 這段歷史的複雜性也表現在詮釋。過去我們在面對國家暴力或五零年代白色恐怖歷史時,常看到兩種歷史敘述:一種是說,這些人都是無辜的受害青年,彷彿是歷史的旁觀者,不小心被捲進不幸的事件裡,可能因此喪失生命或遭監禁。這是我們一般所謂的冤錯假案,他們是被冤枉的、被錯誤認定罪行,甚至是虛假捏造出來的案子。另一種敘述,是剛說的「懷抱社會主義、中國的遠大理想」,他們應該被看成是歷史的英雄。這兩種史觀事實上都存在,但是隨著檔案的出土,國內有些年輕學者對這段歷史有了更深入的理解,進行廣泛的訪談,尤其是針對五零年代白色恐怖最大案「省工委」--中共中央華東局下的「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從年輕學者的研究中,我們更深入地了解這段歷史。例如過去以為讀幾本書就被逮捕、監禁,事實上有的確實有組織身分;或過去被歌頌成很單一面向、勇敢不屈偉大的英雄,但人在面對這麼大的國家暴力時,也會有軟弱與無助的時刻。 我們站在「真相與和解」的角度來講,最希望的一件事情,就是能清楚理解這段歷史的面貌。這段歷史曾經長期被湮沒、不被理解、或被理解的程度很低;當年許多被處決的人到底在哪裡,有很長一段時間是不被知道的。直到二十年前,在六張犂找到了墓碑,這是家屬鍥而不捨的結果。在六張犁發現了三個墓區,有許多的受難者的墓碑在那邊。我們等等看的勞動黨上傳至YOUTUBE的影片「201個證人」,就是紀錄這段過程。 我再補充一點,今天聯合報上有則評論,中國在北京為五零年代的地下黨死難者立了碑。這評論提到當時中共派了大概1500個工作人員在台灣,1100個人被處決。前幾天新聞剛出來時,我們會內討論,這跟我們理解的數字似乎有些出入。但不論這數字是否正確,聯合報的觀點是,海峽兩岸同時立碑,唯一的目的是要羞辱當年威權政黨──國民黨。雖然各黨各派或聯合報有不同的想法與詮釋,但從我們的角度來說,真正需要被理解的問題是,我們在任何時間、任何人、以任何形式擁有權力,尤其是國家權力的時候,可不可以用某些方式去對待其他人。 前一陣子來台的南非前大法官Albie…

四十年前的南方九一一

作者:葉虹靈|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執行長 比起兩年前智利法官為重查皮諾契政權舊案,而重驗前總統阿言德遺骸,近七十歲的伊莎蓓阿言德寧願記住的父親模樣,是四十年前的九月十一日,軍隊政變即將攻入總統府之際,他在黑暗中沉默擁抱全家道別;世人對阿言德總統的最後記憶,則來自他當日的全國廣播:「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我以生命效忠人民…智利萬歲!人民萬歲!工人萬歲!」在砲火煙霧中攻入總統府的軍方,宣布阿言德死於總統府前。皮諾契隨之上台一度關閉國會,開啟智利當代史黑色的一頁。   外界對這段歷史的關注,並未隨著皮諾契在…

Reinterpreting a dictator’s legacy

By Huang Chang-ling and Yeh Hung-ling  黃長玲,葉虹靈   The …

以機密之名埋藏真相

作者:葉虹靈   今年 2 月國際專家來台審查兩人權公約施行狀況,以下為對話概要: 專家:處理轉型正義時,金錢補償不能代表一切,讓社會了解過去發生什麼事、面對歷史真相很重要,但你們的報告幾無著墨,故我想說明其重要性。 政府代表團:我們已經有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兩個補償條例與基金會,負責補償、紀念事宜,也有紀念館展覽讓大家記取教訓。另外,針對戒嚴後的犯罪事件,政府現在全力推動修復式正義、訂有犯罪被害人保護法,處理刑案中加害者與受害者的問題。 專家:政府是否考慮設置「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或其他機制,來處理轉型正義與歷史問題? 政府代表團:兩個基金會已經…

在乎正義,所以要求再議

作者:葉虹靈,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執…

轉型正義的「台灣模式」

作者:葉虹靈|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執行長 (新新聞─解嚴25周年特別企畫…

一封遲到六十一年的信

作者:郭素貞   「親愛的吾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