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促會聲明:關於促轉會延任「五問鄭運鵬委員與蘇貞昌院長」

真促會聲明

關於促轉會延任「五問鄭運鵬委員與蘇貞昌院長」

2021/3/17

根據媒體報導,民進黨立委鄭運鵬16日在立法院施政總質詢時呼籲,促轉會應延長期限,必須要被轉型。蘇院長回覆,促轉會有資料徵集、事件平反、照顧受害者及遺屬等三大任務,「我們應該多支持讓促轉會讓它延續,並且任務更充實,從規劃到執行都要」。

本會長期關心臺灣轉型正義的進程,我們要請問鄭委員和蘇院長以下問題:

  • 兩位了解促轉條例的立法精神嗎?

條例中明確規定促轉會為行政院二級獨立機關,不受《中央機關組織基準法》及《行政院組織法》的限制,權力大因此任期短。促轉會任期一延再延,等於廢除了《中央機關組織基準法》及《行政院組織法》,視法治如無物。民進黨立委蔡易餘等人甚至打算修法一勞永逸,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評估要賦予促轉會更多任務和組織轉型。但是世界各國轉型正義機構都採速戰速決,智利兩年、南非三年、瓜底馬拉兩年。請問兩位和民進黨諸公了解過促轉條例的立法精神嗎?

 

  • 兩位打算讓促轉會成爲萬年機關嗎?

促轉會延任無需再經國會同意,只要行政院不斷同意延任,無人可以對他們課責。請問鄭委員和蘇院長是打算讓促轉會成為萬年機關,委員成為萬年委員嗎?欠缺固定任期,已悖離獨立機關的法理,次次延長,更淪為執政黨的執政籌碼。促轉會無需民意同意一再延任,難逃威權時期萬年國會之譏。

 

  • 兩位了解促轉會的核心任務嗎?

    促轉會的任務是寫出總結報告、以及核心的規劃和推動工作。為何促轉會任期只設計兩年? 因為轉型正義代表了共同體最崇高的道德和團結渴望,因此我們有必要將轉型正義區分為政治性和長期事務性工作。促轉會要處理的是,站在共同體最高視野的高度,作政治性規劃和推動工作,也就是,對高度衝突性的關鍵議題,費心促成社會最大規模的真誠溝通、傾聽和理解。院長提到的資料徵集、事件平反、照顧受害者及遺屬等工作,都不需要促轉會來做,因為它們屬於沒有爭議、長期事務性的工作。只要院長有決心、交付給政務委員,召集各部會開協調會,不需要促轉會,立刻可以規劃和執行。

 

  • 兩位了解促轉會的實際運作嗎?

促轉會運作上出現許多問題,兩位了解嗎?關心過嗎?許多工作研而不議、議而不決、決而不行。有些委員開會出席率低,許多議題進展有限或是範圍嚴重限縮。重建社會信任,被化約為受難者和家屬的長照服務。移除威權象徵,不但在過去三年中未提任何法案,持續只以發文各機關、或是召開迷你規模、有限場次的公民審議處理社會溝通。關鍵性的加害者定義與處置措施建議,拖到今年還看不到影子。促轉會運作不彰,不了解自己的核心任務,並且在短短時間內迅速官僚化,和既有機關疊屋架床,爭功諉過,更與過去的補償基金會一樣,企求常設化。一個註定沒有能力完成法定使命的機構,竟然成為一延再延的理由?

 

  • 民進黨政府究竟打算如何面對轉型正義?

鄭委員建議促轉會轉型,蘇院長甚至要促轉會規劃和執行通通都要作。轉型正義的事務性工作根本不應該只丟給促轉會,彷彿他們延任就沒其他單位的事了。促轉會的存在已經成為行政院各部會事不關己的藉口。有人擔憂,促轉會結束,它規劃的事務性工作如何橋接移轉到行政院?這是倒果為因。即便沒有促轉會,行政院本來就有責任主動規劃和執行這些工作。正是因為行政院沒有意願接手,才有橋接困境。民進黨政府是否認為只要不斷延任一個運作不彰的促轉會,就是對人民有了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