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子瑜爭議與轉型正義歧路

洪子瑜爭議與轉型正義歧路|作者:吳乃德、…

期待「林輝煌們」的回答

期待「林輝煌們」的回答|作者:葉虹靈 (本文刊登於2015/3/17蘋果日報論壇版) 近日各界反對法務部提名林輝煌先生出任大法官一事,引發施明德先生日前在貴報的評論。施先生認為這些強烈的反對聲浪,其實抬舉了林輝煌先生,並且認為這樣的反對聲浪已與製造妖魔無異。(施明德文,http://ppt.cc/uJ2r)   像施先生這樣,指名黨政軍高層(而非林輝煌)才是造就美麗島案元兇的說法,在其他國家也很常見。身處壓迫體制內的中低階人員,面對究責時往往聲稱自己僅是聽命行事,毫無選擇與反抗空間。相對地,掌握高階權力的元首或統治者,則將責任推諉給下屬,聲稱自己並不負責低階事務運作,一切非法的拘禁或屠殺都是下屬濫權導致。如果這些說法都成立,顯然會導致從上到下,沒有人該為人民苦難負責的荒謬局面。然而大量累積的國際經驗與判例,顯示這些說詞越來越不容易被社會與法院接受。   主張壓迫體制中不同層級的參與者都需要對人權侵害負責,並不是說所有人的責任都是一樣的。如何判斷則必須回到具體脈絡中進行討論,這不是近年來林輝煌的美麗島身分第一次被外界提起,但他始終保持沉默,我們因此也難以得知他當年在多大的程度上被迫接受而無從選擇、是具有黨國信念或基於其他個人想法而積極承擔。諸多可能性在當事人願意揭露前,這個部分都仍是歷史的空白,是威權的過去與民主的現在之間的記憶斷裂。   反對林輝煌被推薦出任大法官,重點不僅在他個人,而是大法官職司對《憲法》下的法價值秩序做出解釋,民主的台灣在選擇《憲法》守護者時,除了法學素養外,更需要考慮人選對於長遠政治文化與民主發展的影響。我們不妨想像,若有美麗島案的受難者對於限制政治犯追訴的《國安法》,提出合憲性的質疑,林輝煌先生適合參與違憲審查嗎?施先生提及當年在威權統治下,多數人民皆為順民,然而這些人並未直接參與美麗島的起訴,也沒有機會成為大法官,自然不會受到同等的公共檢驗。   壓迫台灣社會近四十年的威權體制,不僅有施先生點名的蔣經國、王昇、汪敬煦與阮成章等人主導掌控,還有大量在各層級的人支撐體制的運轉,否則威權統治是無法維持的。談轉型正義會觸及他們的角色與責任,但追究真相的目的並非對個人的鬥爭,更不是製造仇恨,而是藉此能幫助我們了解,體制究竟如何運轉,人在什麼情況下會加入壓迫、傷害他人的行動,抵抗何從可能?對於威權體制的了解,是民主學習的一部分。   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曾邀請前朝的法律專業人士如法官、檢察官、律師等舉行聽證,請他們回答兩個問題,希望能了解這些精英為何成為種族隔離體制的幫兇:「你為什麼不帶著抗議,甚至經常是狂熱地去執行那些明顯不公的法律?」「當你擁有裁量權來解釋或適用法律時,你為什麼始終做出協助政權與安全部隊的決定?」   期待我們有朝一日也能聽到「林輝煌們」的回答。

歷史記憶衝突中的紀念博物館:英靈谷和中正紀念堂

歷史記憶衝突中的紀念博物館:英靈谷和中正紀念堂|作者:吳乃德 (本文發表於:2009年綠島和平博物館國際論壇) 西班牙和台灣這兩個新民主國家,英靈谷(Valley…

女兒

女兒|作者:胡淑雯 編按:一九五三年,…

三十五年後,依然美麗島

三十五年後,依然美麗島|作者:葉虹靈 …

去蔣化論述收集

去蔣化論述收集|作者:黃長玲、葉虹靈等 …

真促會歷年訪談名冊

真促會歷年訪談名冊|作者:台灣民間真相與…

普拉沙號

普拉沙號|作者:李禎祥 (本文初次發表於Taiwan…

自立晚報三次停刊事件

自立晚報三次停刊事件|作者:李禎祥 在…

葉石濤

葉石濤|作者:李禎祥 (本文初次發表於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