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轉型正義再來該如何?」公聽會|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發言​全文

今天要和大家報告,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簡稱真促會)自促轉條例通過以來,對台灣轉型正義工作的基本看法。基於這個看法,我將代表真促會對《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修正草案提出建議和表達疑慮。​ ​ 台灣轉型正義工作有一個總體目標。它是形塑台灣的民主文化,促進不同群體的相互理解,共同營造共生的民主社會。​ ​ 這個總體目標應該要貫穿每項轉型正義工作。我們常會專注在單一的轉型正義工作,而忘記了這個總目標。​ ​ 在這個總體目標之下,國家的轉型正義機構有三個主要任務:​ ​ 第一個任務,轉型正義機構要積極、主動地「帶領社會對話、提出公共論述」。這是轉型正義最重要的核心工作。​ ​ 帶領社會對話,是指帶領社會討論轉型正義工作涉及的…

譴責民進黨政府發揚威權論述 呼籲政府提出轉型正義落實時程表

針對近日退輔會舉辦「紀念蔣經國先生音樂會」、蔡英文總統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典禮等執政黨舉措,忽視蔣經國是威權統治者,轉而強調其「貢獻」一事,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以下簡稱真促會)發起連署,不到兩天已有41個民間團體、400位公民參與。連署團體及內文如下:   【連署內文】   本月13日退輔會舉辦「紀念蔣經國先生音樂會」,稱蔣經國「反共、革新、保台」,是「寧靜革命先行者」。緊接著蔡英文總統於22日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主體為蔣經國圖書館)開幕典禮,推崇蔣經國「反共保台」,並認為「每一位總統的歷史定位都應該由人民來決定」。我們要嚴肅指出,民進黨政府這些舉措,與發揚威權論述無異,將對台灣民主造成巨大傷害。   ▓…

【連署:民進黨政府發揚威權論述 ​ 傷害台灣民主價值】

親愛的台灣公民夥伴們: 對蔡英文總統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典禮,推崇蔣經國「反共保台」一事,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以下簡稱真促會)希望邀請超過一百個各領域、各界的民間團體(包括各領域的倡議團體、工會、文化教育團體、公民培力團體、社福團體、專業團體、讀書會、各種媒體、地方文史團體、各種興趣同好會、學生社團、營隊、網專、公司行號等等各種團體都很歡迎),以及各領域、各界許許多多的個人,共同連署以下聲明。 連署網址:https://reurl.cc/EpGDVA - ▼連署內文▼​ ​ 本月13日退輔會舉辦「紀念蔣經國先生音樂會」,稱蔣經國「反共、革新、保台」,是「寧靜革命先行者」。緊接著蔡英文總統於22日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主體為蔣經國圖書館)開幕典禮,推崇蔣經國「反共保台」,並認為「每一位總統的歷史定位都應該由人民來決定」。我們要嚴肅指出,民進黨政府這些舉措,與發揚威權論述無異,將對台灣民主造成巨大傷害。​ ▓…

【聲明:民進黨政府發揚威權論述 ​ 傷害台灣民主價值】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聲明 民進黨政府發揚威權論述 …

只見開明,遺忘專制 譴責民進黨政府以和解之名美化威權統治者(真促會聲明|2022.01.17)

只見開明,遺忘專制 譴責民進黨政府以和解之名美化威權統治者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聲明(2022.01.17) - 行政院退輔會於2022年1月13日前總統蔣經國先生忌日,舉行「走過璀璨」紀念音樂會,並以「反共、革新、保台」定調蔣先生的歷史記憶。本會對於民進黨政府面對轉型正義行差踏錯,感到沈痛,也對退輔會主動形塑威權統治者的正面記憶,嚴肅抗議,提出譴責。    只見開明,遺忘專制   多年來台灣社會習於將蔣經國先生統治時期的諸般作為視為開明專制。蔣經國記憶「只見開明,遺忘專制」的情形,是台灣民主化寧靜革命的代價,也是推動轉型正義的艱難挑戰。民進黨政府,非但不思如何克服挑戰,竟然還主動強化此種歷史記憶,甚至將民進黨組黨未被鎮壓,也視為蔣先生重要功勞,稱其為「寧靜革命的先行者」,價值錯亂之程度,令人詫異。退輔會聲明中提到對兩蔣功過,應有更公允之評價,但是通篇聲明中,只有功沒有過,公允的基礎不知何在?寧靜革命之前不過數年,台灣曾有過許多人被刑求監禁的美麗島事件,出現過光天化日之下殺害老弱婦孺的林宅血案,也發生了歸國青年才俊被情治單位約談後身亡的陳文成命案。美麗島事件至今仍有謎團未解,林陳兩案至今仍為懸案,而民進黨政府已經開始參與塑造「只見開明,遺忘專制」的蔣經國記憶,既傷害受難者情感,也傷害民主價值。    歷史記憶與和解基礎   退輔會聲明中表示要尊重藍營的歷史情感與記憶,然而,退輔會的職責是服務國軍退除役官兵,以中華民國中央政府遷台已超過七十年而言,退除役官兵的族群身份早已為職業身份所取代,退輔會有何理由假設退除役官兵皆為藍營支持者?又有何理由假設藍營支持者從不反省質疑蔣經國先生的統治作為?退輔會馮世寬主委難道不知道威權體制下的台灣人民,不分族群黨派,都同受國家暴力侵害,只是形式程度不一?國民黨多位黨主席也都有長輩親人在二二八或白色恐怖中遭受國家暴力之侵害,或被槍決或被監禁。台灣人民無論是自身或是家人,在威權統治下即使未遭受直接的國家暴力,也飽受思想與言論自由的桎梏之苦。這些經驗本應納入對威權統治的反省,形成台灣社會的共同語彙,使推動轉型正義的基礎更為寬廣,從而深化台灣的民主價值。然而退輔會莫名假設退除役官兵的政治支持在先,又扁平化藍營支持者的歷史記憶與情感在後,以尊重和解之名,掩蓋自身對轉型正義的無知輕慢,讓台灣社會距離和解更為遙遠。 民間對威權統治者的歷史記憶存在分歧,並不足為奇。但是政府的作為,代表國家的價值認肯,理解民間存在對於威權統治者的正面記憶,與主動參與美化威權統治者是截然不同的事。曾經對抗威權的民主政黨,在掌握國家權力後,主動認肯威權統治者功業者,更是前所未聞。即使希特勒曾經挽救德國經濟,戰後德國政府也不會推崇希特勒的功績,即使史達林曾經領導蘇聯軍民免於納粹入侵,曾經存在的俄羅斯民主政府也不會正面紀念史達林,即使皮諾契統治的智利經濟表現不弱,皮諾契統治結束後的智利民主政府也沒有公開肯定皮諾契。 在分歧的歷史記憶中進行和解,本非易事,但是民主政府擁抱威權統治者的正面記憶,就和解而言,無異緣木求魚。    誰該反省?   退輔會在聲明中呼籲藍營反省,然而此番退輔會所鼓吹的蔣經國記憶,與過去許多藍營政治領袖的論述並無二致。如今退輔會明顯向藍營政治領袖學習,反而呼籲藍營反省,實在不知所云。退輔會舉行音樂會及發出聲明後,民進黨籍的政治人物,從民選地方首長到中央與地方各級民意代表,乃至於民進黨黨部,沒有一點異聲。以促進轉型正義為主要任務的獨立機關促轉會,也未置一詞。民進黨政府想要達成的政治和解建立在全盤接受藍營精英對威權統治者的記憶方式上,究竟誰該反省?    總統應出面說明   退輔會李文忠副主委,針對此次退輔會的作為,表示民進黨黨中央不見得反對。退輔會舉辦紀念蔣經國先生音樂會的同時,行政院表示將提高對二二八及白色恐怖受難者及家屬的賠償。一邊提供賠償,一邊紀念威權領袖,是民主化後在國民黨主導下,行之有年的台灣面對威權歷史的做法。我們認為,作為國家及執政黨領袖的蔡英文總統應出面說明,如今民進黨政府承襲此種作為的主要考量是否如退輔會聲明所言,為了和解與團結?也請蔡總統說明,為什麼台灣人民的和解與團結不是建立在對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更深刻理解上,而是建立在認肯威權統治者的功業上?     新聞聯絡人:蔡喻安…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有碑無文】(2021.07.02)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有碑無文】 ​ 2021年7…

促轉會公布線民名冊應審慎|陳嘉銘、陳翠蓮

作者:陳嘉銘、陳翠蓮 原刊於:促轉會公布…

「期望於促轉會」記者會新聞稿|2021/2/27​

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任…

促轉會可以休矣|黃丞儀

作者:黃丞儀 原刊於:自由共和國》黃丞儀/促轉會可以休矣,自由時報,2021/03/22。 日前行政院政委兼發言人羅秉成針對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抨擊促轉會延任一事,表示台灣經歷漫長的威權統治,且民主化三十年後才展開轉型正義工作,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完成。緊接著,民間真促會再提出三個問題就教於羅政委。從雙方的交鋒可以看出民間和政府對於轉型正義的認知,有著極大的差距。這樣的認知差距或許就是為何民進黨政府執意延長促轉會任期,而民間真促會卻期期以為不可的主因。 二次大戰後各國在處理戰爭或威權統治遺留的政治迫害時,大略粗分為兩種模式:審判、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審判模式由國內司法或國際組織(如國際刑事法院)來進行,目的在追究加害者的責任,採取嚴格的證據法則。其缺點是曠日廢時,而且往往受到「戰勝者正義」之譏。為了追究個人刑責,還必須打開追訴權時效的限制,招致違反法治原則的批評。因此,八○年代以後,「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模式漸興,以專門委員會進行事實調查,撰寫調查報告;並根據調查報告,決定後續的政策走向。 過去許多人將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重點放在「以特赦換真相」,也就是只要當事人願意講出真相,過去犯罪的刑責便可以獲得赦免。但事實上,在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發源地阿根廷,成立於一九八三年的「全國失蹤人口調查委員會(CONADEP)」並沒有特赦的設計。而智利在一九九○年成立的國家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也沒有特赦的權力,因為皮諾契將軍早在一九七九年就通過特赦法,赦免自己與其他軍人的刑責,民主化後的艾爾溫政府始終無法廢除該法。就算在南非,「特赦換真相」的主要目的在於撰寫調查報告,讓民眾知道種族隔離時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質言之,採取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模式的國家,都將重點置於總結報告的調查、撰寫和公開。 與審判相較,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模式的好處在於:不只是司法者要處理過去的大規模人權侵害事件,這更是全國都必須共同面對的課題。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在調查的過程大量聽取受害者和加害者的陳述,像南非甚至在電視頻道公開播放,等於進行了一場國民教育。真相究竟能不能夠重建,除了仰賴既存檔案或當事人陳述外,更重要的是全國人民是否接受這些事實。欠缺社會信賴的事實調查,終歸各說各話。從對話中發現事實、重建事實,進而產生集體療癒的效果,是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模式打算帶動的大規模社會運動。 台灣在二○一八年設立的促轉會,花費了非常多的力氣在檔案搜集和整理、建置資料庫上面。然而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模式來看,這種陷溺在史料搜集當中的狂熱,忽略了國家設立轉型正義機構的核心目標:帶領社會進行對話和討論。檔案的搜集是長時間的,自從人類有歷史以來,就不可能完整地把各個時間點發生的文書檔案上窮碧落下黃泉地蒐集完畢。若以為「檔案沒有蒐集完就無法重建事實」,更是誤解轉型正義。很多事情,檔案上面沒有記載,難道就不存在嗎?反過來說,檔案裡面記載的事情,完全沒有虛構或錯誤的部分嗎?就像當事人的陳述,可以盡信嗎?如果沒有經過對質,沒有經過其他資料(如書信、文字紀錄等)的檢驗,往往變成無頭公案。歷史學家有追求客觀真實的職業取向,但國家追求轉型正義需要從更宏觀層次來關照。 在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模式的想像中,真相並不是透過無窮盡地檔案搜集來完成。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出發點是:釐清為何發生政治權力濫用導致大規模人權侵害事件的出現。這個釐清的過程,有些國家稱為「靈魂追尋(soul-searching)」的過程。因為它的重點不在於拼湊各種資料,或是用這些資料來指責他方,而是邀請社會裡的所有成員,一起來思考,究竟當初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們當中會發生這些不合理、甚至違反正義原則的迫害?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追求社會對話,嘗試建立各方可以接受的基本事實,進而在這樣的基礎上展開責任檢討和社會和解。換言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調查範圍是國家暴力形成的結構,它必須指認什麼樣的因果歷程造成這些慘劇。單純檔案的拼湊無法直指這些病徵的起源,反而很可能歧路亡羊,陷入各自的解釋。 正由於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重點在於社會對話和基本事實的建立,大部分國家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都不會是常設的。漫長而無止盡的調查,不僅無法給人民一個確切的答案,更不可能帶來社會互信和真誠反省,只會陷入相互指責,甚至把轉型正義機構視為特定政黨的「選舉提款機」,無助於民主體制的健全發展。 台灣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在設計之初,獨步全球,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採取這種「預備立法」的模式,讓國會通過法律設立一個「草擬轉型正義相關法案」的準備機關。進入實際運作的階段,促轉會無力帶動社會進行討論,更不可能透過社會對話建立基本事實。它準備提出的總結報告注定四分五裂,各自成篇,無法指認因果歷程,終將只是一個形式上的結案報告。過去三年,促轉會沒有從社會成員共同接受的政治價值來進行責任釐清,交出來的報告不可能為社會和解奠立什麼基礎。如果只是單純蒐集檔案、草擬法條,既有行政機關也不是不能做到。對於轉型正義欠缺核心理念,是當前促轉會最大的問題,也是最諷刺的一件事情。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模式並非完美,許多國家到現在都還在反省當初是否遺漏了什麼。像是阿根廷在二○○八年廢除了相關的赦免法,帶動了新一波的起訴,共有七百多人被告,超過五十人以上定罪。智利在二○○三年成立新的委員會調查政治因素的非法拘禁和酷刑,一年九個月內就完成了另一份調查報告。智利國會則在二○○九年設立了國家人權機構(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