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聰敏

「南所」、「北所」和「天牢」謝聰敏 一…

黃振聲

黃振聲:1926/1/5生,涉1951/7/9「台灣省工委會…

劉辰旦

劉辰旦,1971年任職於水泥公司屏東營業所管…

洪子瑜爭議與轉型正義歧路

洪子瑜爭議與轉型正義歧路|作者:吳乃德、…

期待「林輝煌們」的回答

期待「林輝煌們」的回答|作者:葉虹靈 (本文刊登於2015/3/17蘋果日報論壇版) 近日各界反對法務部提名林輝煌先生出任大法官一事,引發施明德先生日前在貴報的評論。施先生認為這些強烈的反對聲浪,其實抬舉了林輝煌先生,並且認為這樣的反對聲浪已與製造妖魔無異。(施明德文,http://ppt.cc/uJ2r)   像施先生這樣,指名黨政軍高層(而非林輝煌)才是造就美麗島案元兇的說法,在其他國家也很常見。身處壓迫體制內的中低階人員,面對究責時往往聲稱自己僅是聽命行事,毫無選擇與反抗空間。相對地,掌握高階權力的元首或統治者,則將責任推諉給下屬,聲稱自己並不負責低階事務運作,一切非法的拘禁或屠殺都是下屬濫權導致。如果這些說法都成立,顯然會導致從上到下,沒有人該為人民苦難負責的荒謬局面。然而大量累積的國際經驗與判例,顯示這些說詞越來越不容易被社會與法院接受。   主張壓迫體制中不同層級的參與者都需要對人權侵害負責,並不是說所有人的責任都是一樣的。如何判斷則必須回到具體脈絡中進行討論,這不是近年來林輝煌的美麗島身分第一次被外界提起,但他始終保持沉默,我們因此也難以得知他當年在多大的程度上被迫接受而無從選擇、是具有黨國信念或基於其他個人想法而積極承擔。諸多可能性在當事人願意揭露前,這個部分都仍是歷史的空白,是威權的過去與民主的現在之間的記憶斷裂。   反對林輝煌被推薦出任大法官,重點不僅在他個人,而是大法官職司對《憲法》下的法價值秩序做出解釋,民主的台灣在選擇《憲法》守護者時,除了法學素養外,更需要考慮人選對於長遠政治文化與民主發展的影響。我們不妨想像,若有美麗島案的受難者對於限制政治犯追訴的《國安法》,提出合憲性的質疑,林輝煌先生適合參與違憲審查嗎?施先生提及當年在威權統治下,多數人民皆為順民,然而這些人並未直接參與美麗島的起訴,也沒有機會成為大法官,自然不會受到同等的公共檢驗。   壓迫台灣社會近四十年的威權體制,不僅有施先生點名的蔣經國、王昇、汪敬煦與阮成章等人主導掌控,還有大量在各層級的人支撐體制的運轉,否則威權統治是無法維持的。談轉型正義會觸及他們的角色與責任,但追究真相的目的並非對個人的鬥爭,更不是製造仇恨,而是藉此能幫助我們了解,體制究竟如何運轉,人在什麼情況下會加入壓迫、傷害他人的行動,抵抗何從可能?對於威權體制的了解,是民主學習的一部分。   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曾邀請前朝的法律專業人士如法官、檢察官、律師等舉行聽證,請他們回答兩個問題,希望能了解這些精英為何成為種族隔離體制的幫兇:「你為什麼不帶著抗議,甚至經常是狂熱地去執行那些明顯不公的法律?」「當你擁有裁量權來解釋或適用法律時,你為什麼始終做出協助政權與安全部隊的決定?」   期待我們有朝一日也能聽到「林輝煌們」的回答。

不該頒發獎章給洪光燦法官─台灣司法的轉型正義功課

不該頒發獎章給洪光燦法官─台灣司法的轉型…

歷史記憶衝突中的紀念博物館:英靈谷和中正紀念堂

歷史記憶衝突中的紀念博物館:英靈谷和中正紀念堂|作者:吳乃德 (本文發表於:2009年綠島和平博物館國際論壇) 西班牙和台灣這兩個新民主國家,英靈谷(Valley…

女兒

女兒|作者:胡淑雯 編按:一九五三年,…

三十五年後,依然美麗島

三十五年後,依然美麗島|作者:葉虹靈 …

澎湖七一三事件的轉型正義

澎湖七一三事件的轉型正義|作者: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 近日因台北市長參選人趙衍慶先生的故事於媒體廣泛流傳,澎湖七一三事件也得到高度關注,許多網友震撼於這段課本沒有教的台灣史。今年六月,在該案中遭到槍決的張敏之校長夫人王培五女士過世,我們曾經整理了相關連結,向王女士與其他眾多艱苦走過那個年代的受難者家屬致意,並提供有興趣的朋友深入探究。   如同許多坊間故事已經提及,本案發生後,家屬積極奔走營救未果,張敏之校長等七名師生速審速結地遭到槍決。其中張世能、明同樂、王光耀等人僅有十九歲,是白色恐怖時期被處死刑者中最年輕者。但積極營救的大老們並不服氣,在1951年六月由江蘇省籍國代談明華向蔣介石呈交報告書,認為此冤案影響青年情緒與政府威信,報告書指出張敏之與遭槍決的其他煙台各校學生在中國流亡遷徙的路線、時間點,與被控告的附匪情狀多所矛盾。蔣介石遂批示由參軍處向已經升任陸軍副總司令的李振清相詢說明。   案發時任澎防部司令的李振清在報告中直言,幹部與學生衝突肇因於前者未瞭解後者心態,處事又不適切。但將張敏之、鄒鑑校長誣為匪諜「似乎冤枉」,其對於「處理學生問題語多牢騷、態度強硬則為事實」,然「處之死刑實屬過份」。李振清直指39師政治部秘書陳福生以刑求逼供是「貪功好利」,而非出於愛國之舉,建議槍斃以慰人心,而39師師長韓鳳儀則是受陳蒙蔽,亦應負責,建議撤銷韓因本案所獲勳章,並撫卹張鄒家屬。   蔣介石因此再批示本案交參謀總長周至柔飭令原審機關保安司令部核議,保安司令部則以前次刑訊獲得之筆錄與自白罪證確鑿不肯復審,可是面對持續施壓的山東籍大老,總統府參軍長桂永清只好簽呈給總統兩個方案:將陳福生送軍法嚴究,其餘免為復審;或是全案送交復審。蔣介石在兩案中選了前者。   結果是,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僅以「傷害罪」(學生劉廷功等人遭毆)起訴,判處無罪,完全迴避陳福生炮制假案以貪功領賞一事。陳氏矢口否認用刑,而一同辦案的軍官也基於互相保護而口徑一致地否認有人用刑,這樣的結果與「送軍法嚴辦」的差距太大,參謀總長周至柔雖令再發回復審,但合議庭再度做出同樣無罪判決。戒嚴時期的司法正義至此關上大門,無人遭到究責。   此外,稍早時山東省主席秦德純、參議長裴鳴宇也曾聯名提請國民大會討論,但行政院長陳誠以恐影響美援為由取消提案。行政院則在1954年派國防部次長等拜訪張、鄒校長遺族,並致贈五千元慰問金。   這個槍決七人,獄中病死二人,全案株連共109人的大案,就在「政府遷台初定,如公然平反可能造成政府困擾」的「大局為重」定調下沈冤多年。嚴刑逼供炮製假案的韓鳳儀、趙傳斌等、主審案情的軍法官舒紹鴻等、主其事的陳誠、彭孟緝與李振清,連被蔣介石指明要嚴究的陳福生等加害者,均全身而退。儘管家屬曾得到一筆撫恤金,行政院公文也載明「張敏之死刑冤抑一案」,但家屬們在戒嚴時期卻從未得到任何平反文件,社會的歧視與特務的騷擾、監控如影隨形。要到案發五十多年後的補償條例通過後,部份案件當事人才獲得官方的正式補償與名譽回覆證書。   2007年民進黨中央常務執行委員會通過「紀念七一三澎湖事件決議文」,建請政府在事件六十週年紀念之前籌建紀念碑、並將相關事實載入史書以為後世警惕,張敏之校長家屬也致函行政院呼籲建碑,內政部在同年底發包工程並於2008年完工。碑文曾因事件親歷者之一的黃端禮先生陳情提出異議而略有更動,有興趣進一步探究的朋友,可以在坊間找到黃先生出版的專書。   整體而言,相對其他白色恐怖案件,本案在戒嚴時期即歷經司法究責的過程,實屬特殊,可惜在官官相護與最高統帥蔣介石定調的情況下未有結果。民主化後,本案部份受難者雖已得到補償,且有官方建立的公園與紀念碑,進入官方歷史,但無人為本案負起責任與其他白色恐怖案件一樣,是轉型正義的一大缺憾。   延伸閱讀:一般讀者可從以下幾篇回憶錄或口述史中瞭解當事人經歷,第六個連結則從專業研究者角度提供本案的脈絡與歷史條件,推薦閱讀。圖為陳福生無罪擬判的公文。   1.十字架上的校長-張敏之夫人回憶錄(書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069085 2.王鼎鈞:匪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