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杜銘哲——在杜孝生終獲平反之後

      促轉會近期通過杜孝生…

高中轉型正義教學手冊大公開!

去年暑假,真促會分別在台北、台南各辦了一…

有關郝柏村受頒褒揚令之共同聲明

  【有關郝柏村受頒褒揚令之共同聲明:呼籲蔡英文總統三思,建議促轉會推動轉型正義公共討論】 前參謀總長、行政院長郝柏村於3月30日病逝,總統府發布新聞稿指出,對於郝柏村一生戮力從戎從公,擔任軍職及公職期間為國付出的辛勞,尤其在八二三炮戰中守護國土有功,深表感念。4月1日,蔡英文總統也在記者會上表示,郝柏村對國家貢獻很大,「褒揚令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們呼籲蔡英文總統三思,並建議促轉會就此議題帶領轉型正義之公共討論。 郝柏村之死,引起極大議論。有人認為他是威權時期加害者,有人推崇他是「臺灣民主的守護者」,有人認為蔡總統同時褒揚臺獨運動者史明、強烈反臺獨的郝柏村,讓人精神錯亂。郝柏村是戒嚴時期的加害者嗎?郝柏村對臺灣民主有功嗎?郝柏村反臺獨值得褒揚嗎?是主要的爭論焦點。 郝柏村對臺灣民主有功嗎?從郝柏村歷來的言行,不僅對民主沒有貢獻,還屢屢發表反對民主、崇尚威權的言論。例如他在2011年10月出席中央軍事院校校友總會活動時,強調「沒有過去的戒嚴,就沒有今天的自由民主」,將今日的民主成果歸功於戒嚴,違背常識的認知令人震驚。他也談白色恐怖,說是「為了保衛臺灣」,對過去的人權迫害未稍反省,並為蔣介石的歷史評價抱屈。郝柏村力圖為獨裁者辯護、粉飾國家暴力,甚至支持威權手段剝奪個人自由、尊嚴與生命,是轉型正義最需要檢討的對象。 至於郝柏村反對臺獨、支持統一,原本是個人的國族認同,可不予置評。但是,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時曾表示,《懲治叛亂條例》廢止,不表示臺獨無罪;針對民進黨的臺獨條款,主張「政府不只要加以嚴辦,而且要快辦。」也是在他擔任行政院長期間,調查局幹員進入清華大學逮捕學生,掀起學界與社運界的廢除惡法運動。郝柏村捍衛特定國族認同、打壓言論與思想自由,無異於危害民主與人權。 郝柏村一生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權。如此崇尚威權體制、護衛獨裁壓迫的郝柏村,如何能符合《褒揚條例》所要求「國民立德、立功、立言,貢獻國家,激勵當世,垂之史冊,昭示來茲」的標準?籲請蔡總統三思。 同時,行政院促轉會是負責臺灣轉型正義工作的主要機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對該會任務有明確要求,並賦予極大權限推動相關工作。轉型正義除了尋找檔案、開放檔案,也必須透過適當方式帶領社會大眾進行思辯與內省,並經過討論溝通,形成共識,方能達成社會和解。 2018年九合一選舉期間,因為侯友宜參選新北市長,引起是否為鄭南榕自焚事件中「加害者」的討論;更因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有關「除垢」與選舉操作的發言,引起軒然大波。可惜,當時促轉會未能把握社會矚目的時機,帶領民眾討論這個重要議題。迄今,臺灣社會對於該如何認定加害者、如何處置加害者的認識還在原地踏步。 戒嚴時期誰是加害者?該如何判定、如何處置?是轉型正義非常重要的工作之一。郝柏村是職業軍人,威權統治時期擔任參謀總長八年,但是並無情治背景,也未有積極證據證明他曾在戒嚴時期迫害人權。我們認為除非有明確的佐證,不須把軍方將領一概當作威權體制下的協力者、加害者。如果軍人、公務員、教育人員等戒嚴時期公領域人員都不需證明地被納入共犯結構,如此反而模糊加害者面貌,也不符合轉型正義關於釐清責任的基本原則。 我們高度期待促轉會能承擔責任,建議就從「蔡英文總統是否應該頒予郝柏村褒揚令」開始,帶領臺灣民眾進行公共討論、推展轉型正義觀念,促使臺灣的民主文化往前邁進。   共同聲明團體: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對於行政院促轉會委員延任問題聲明

  本會自2007年成立起便以民間力量盡力揭露歷史真相,深化台灣民主,並持續倡議政府採取積極作為推轉型正義,撫平傷痛。終見2018年5月政府依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以下簡稱促轉條例)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以下簡稱促轉會)。 促轉會成立後相繼出現正副主委長期出缺,兼任委員陸續辭職等現象。而今九人委員會僅剩五人參與運作,專職委員僅餘三人,運作亦不符合促轉條例明訂之性別比例。本會必須嚴正指出,此諸多缺失,行政院難辭其咎,國會多數黨民進黨亦未盡監督之責。 近日媒體報導行政院長將依促轉條例授權延長委員會任期,已拜會代理主委楊翠並取得其留任同意,又有執政黨立委提案要求修正促轉條例,將現行促轉條例中委員會任期延長每次一年為限,修正為每次至多兩年。 根據促轉條例第十一條之規定,「促轉會應於二年內就第二條第二項所列事項,以書面向行政院長提出含完整調查報告、規劃方案及具體實施步驟在內之任務總結報告;有制定或修正法律及命令之必要者,並同時提出相關草案。其於二年內未能完成者,得報請行政院長延長之;每次以一年為限。」 如今促轉會既未依法提出報告,也未說明規劃方案或具體實施步驟,更未具體提出未來希望完成之工作項目,行政院即已決定延長該會任期,執政黨立委也已提案修法,希冀增加延任時間。此番作為固有體察轉型正義工程浩大、不易完成之意,但與前揭促轉條例規範意旨有間,且不符民主課責之基本精神。 作為國內最早推動轉型正義工作的民間團體,本會對於應該如何推動此一工作極為關切。衡諸各國作法,大多成立任務型的委員會,以總結報告、司法平反等方式喚起社會重視;或以前瞻性、積極性的規劃,促使轉型正義工作能在政府各部會長期而全面推動,深入落實於社會肌理。各國先例並非將真相和解委員會常設化、官僚化,原因在此。過去,本會曾反對「戒嚴時期不當叛亂及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一再延期,正是因為本會認為課責與效率,比機構長時間存在更為重要。 本會呼籲行政立法兩院及社會各界正視促轉條例中要求於促轉會的任務、及延長促轉會任期之嚴肅性,採取相關措施或修法時應考慮並對社會各界說明: 1、…

謝聰敏

「南所」、「北所」和「天牢」謝聰敏 一…

黃振聲

黃振聲:1926/1/5生,涉1951/7/9「台灣省工委會…

劉辰旦

劉辰旦,1971年任職於水泥公司屏東營業所管…

不該頒發獎章給洪光燦法官─台灣司法的轉型正義功課

不該頒發獎章給洪光燦法官─台灣司法的轉型…

女兒

女兒|作者:胡淑雯 編按:一九五三年,…

澎湖七一三事件的轉型正義

澎湖七一三事件的轉型正義|作者: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 近日因台北市長參選人趙衍慶先生的故事於媒體廣泛流傳,澎湖七一三事件也得到高度關注,許多網友震撼於這段課本沒有教的台灣史。今年六月,在該案中遭到槍決的張敏之校長夫人王培五女士過世,我們曾經整理了相關連結,向王女士與其他眾多艱苦走過那個年代的受難者家屬致意,並提供有興趣的朋友深入探究。   如同許多坊間故事已經提及,本案發生後,家屬積極奔走營救未果,張敏之校長等七名師生速審速結地遭到槍決。其中張世能、明同樂、王光耀等人僅有十九歲,是白色恐怖時期被處死刑者中最年輕者。但積極營救的大老們並不服氣,在1951年六月由江蘇省籍國代談明華向蔣介石呈交報告書,認為此冤案影響青年情緒與政府威信,報告書指出張敏之與遭槍決的其他煙台各校學生在中國流亡遷徙的路線、時間點,與被控告的附匪情狀多所矛盾。蔣介石遂批示由參軍處向已經升任陸軍副總司令的李振清相詢說明。   案發時任澎防部司令的李振清在報告中直言,幹部與學生衝突肇因於前者未瞭解後者心態,處事又不適切。但將張敏之、鄒鑑校長誣為匪諜「似乎冤枉」,其對於「處理學生問題語多牢騷、態度強硬則為事實」,然「處之死刑實屬過份」。李振清直指39師政治部秘書陳福生以刑求逼供是「貪功好利」,而非出於愛國之舉,建議槍斃以慰人心,而39師師長韓鳳儀則是受陳蒙蔽,亦應負責,建議撤銷韓因本案所獲勳章,並撫卹張鄒家屬。   蔣介石因此再批示本案交參謀總長周至柔飭令原審機關保安司令部核議,保安司令部則以前次刑訊獲得之筆錄與自白罪證確鑿不肯復審,可是面對持續施壓的山東籍大老,總統府參軍長桂永清只好簽呈給總統兩個方案:將陳福生送軍法嚴究,其餘免為復審;或是全案送交復審。蔣介石在兩案中選了前者。   結果是,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僅以「傷害罪」(學生劉廷功等人遭毆)起訴,判處無罪,完全迴避陳福生炮制假案以貪功領賞一事。陳氏矢口否認用刑,而一同辦案的軍官也基於互相保護而口徑一致地否認有人用刑,這樣的結果與「送軍法嚴辦」的差距太大,參謀總長周至柔雖令再發回復審,但合議庭再度做出同樣無罪判決。戒嚴時期的司法正義至此關上大門,無人遭到究責。   此外,稍早時山東省主席秦德純、參議長裴鳴宇也曾聯名提請國民大會討論,但行政院長陳誠以恐影響美援為由取消提案。行政院則在1954年派國防部次長等拜訪張、鄒校長遺族,並致贈五千元慰問金。   這個槍決七人,獄中病死二人,全案株連共109人的大案,就在「政府遷台初定,如公然平反可能造成政府困擾」的「大局為重」定調下沈冤多年。嚴刑逼供炮製假案的韓鳳儀、趙傳斌等、主審案情的軍法官舒紹鴻等、主其事的陳誠、彭孟緝與李振清,連被蔣介石指明要嚴究的陳福生等加害者,均全身而退。儘管家屬曾得到一筆撫恤金,行政院公文也載明「張敏之死刑冤抑一案」,但家屬們在戒嚴時期卻從未得到任何平反文件,社會的歧視與特務的騷擾、監控如影隨形。要到案發五十多年後的補償條例通過後,部份案件當事人才獲得官方的正式補償與名譽回覆證書。   2007年民進黨中央常務執行委員會通過「紀念七一三澎湖事件決議文」,建請政府在事件六十週年紀念之前籌建紀念碑、並將相關事實載入史書以為後世警惕,張敏之校長家屬也致函行政院呼籲建碑,內政部在同年底發包工程並於2008年完工。碑文曾因事件親歷者之一的黃端禮先生陳情提出異議而略有更動,有興趣進一步探究的朋友,可以在坊間找到黃先生出版的專書。   整體而言,相對其他白色恐怖案件,本案在戒嚴時期即歷經司法究責的過程,實屬特殊,可惜在官官相護與最高統帥蔣介石定調的情況下未有結果。民主化後,本案部份受難者雖已得到補償,且有官方建立的公園與紀念碑,進入官方歷史,但無人為本案負起責任與其他白色恐怖案件一樣,是轉型正義的一大缺憾。   延伸閱讀:一般讀者可從以下幾篇回憶錄或口述史中瞭解當事人經歷,第六個連結則從專業研究者角度提供本案的脈絡與歷史條件,推薦閱讀。圖為陳福生無罪擬判的公文。   1.十字架上的校長-張敏之夫人回憶錄(書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069085 2.王鼎鈞:匪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