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過渡時期司法機構法官 到海外訪談內戰流亡者(轉型正義週訊 No. 445)

先前本週報曾多次翻譯與哥倫比亞轉型正義相關的新聞,哥倫比亞政府於2016年通過和革命軍(FARC)的停戰和平協議,該協議允許前革命軍領導階層和游擊隊員等,在坦白一切戰爭罪行後得以免除刑罰。除了過渡時期司法機構外,包括真相委員會和被強迫失蹤者搜索小組等轉型正義組織也都在運作當中,當然,其運作過程也不無爭議和衝突,現任總統就曾多次表態認為協議內容對前革命軍過於寬容。   近期,該國的過渡時期司法機構和瑞士的國際反對酷刑組織(OMCT)等機構合作,派出法官到海外為因內戰而流亡的哥倫比亞人民舉行聽證,希望還原、了解他們在內戰中的經歷。   其中一名參與聽證的流亡人士過去曾是「愛國聯盟」(Unión…

智利政府鎮壓反政府示威 威權幽靈尚未遠去?(轉型正義週報 No.444)

智利近日爆發全國性的反政府示威,首都聖地牙哥的捷運票價不斷調漲是壓垮民怨的最後一根稻草,而政府對民意的漠視和警方的強力鎮壓引發了更大規模的抗爭。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數名哥倫比亞前游擊隊員宣布重返武裝 因而被從過渡司法特別程序排除(轉型正義週報 No.443)

八月的電子報中,曾經介紹哥倫比亞過渡司法機構針對被控與暴力組織勾結的前國會議員,在其允諾供出其他有類似不法行為的政客,以及從事補償活動之後,使其得以暫時免除受司法追訴和處罰。(參見:http://bit.ly/35p8JTr) 事實上,在該國的過渡時期特殊司法程序(Special…

蘇丹:走在民主化的半路上(轉型正義週訊 No.441)

今年四月,蘇丹在貨幣貶值、通膨等民生問題引發的大規模抗議下,由軍方出面推翻獨裁者奧馬爾·巴希爾總統,而四月至今的短短半年內,蘇丹由長期獨裁專政的國家,終於踏出朝民主政體前進的第一步,不過,過程中也充滿動盪、衝突和待解的困境。 巴希爾政權倒台後,軍方宣布成立尤其主導的過渡委員會(TMC),不過抗議民眾仍然集結在政府總部前,要求實施真正的民主體制。原先軍方持續和民主派代表協商過渡時期的政府權力安排和民主進程,軍方也曾宣布將在三年過渡期結束後舉辦大選。 然而,6/2軍方突然撕毀協議,更稱將於九個月後即舉行大選,這讓抗爭民眾十分不滿,因為前總統根深柢固的政治軍事勢力需要更多時間和政治行動加以清除。隔天,準軍事組織「快速支援部隊」(Rapid…

烏克蘭正為東部衝突結束後的過渡司法預作準備(轉型正義週報 No.440)

烏克蘭東部Donetsk和Luhansk兩地區目前仍在分離主義者的控制下,烏克蘭政府軍亦持續與分離主義者交戰。在此同時,人權組織「烏克蘭赫爾辛基人權聯盟」(Ukrainian…

甘比亞轉型正義委員會 政府法案和人權運動者的路線差異(轉型正義週報 No.439)

甘比亞前獨裁總統賈梅在位的二十餘年間,為了維持專制統治、鎮壓反對勢力,曾系統性的大規模侵害人權,包括對反對者施以酷刑、屠殺抗議學生、秘密囚禁等。 2017年民主派現任總統巴洛上台後,組織了「真相、和解與賠償委員會」(Truth,…

被控與暴力組織勾結的哥倫比亞前國會議員 獲得有條件釋放(轉型正義週報 No. 438)

哥倫比亞前國會議員David Char被控過去曾在該國武裝組織AUC的幫助下選上議員,該組織在哥倫比亞內戰中對平民犯下許多戰爭罪行,組織領袖之一同時是當地大毒梟的首腦。David…

哥倫比亞轉型正義機構預算遭刪減 將影響後續運作(轉型正義週報No. 437)

「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人民軍」(FARC)曾在該國境內與政府對抗四十餘年,於2016年與政府簽訂停火協議,該協議的內容包括建立過渡時期司法機構(JEP)、被強迫失蹤者搜尋單位(UPBD)和真相委員會(TC)等轉型正義組織。 然而,近期卻傳出哥倫比亞財政部預計大幅刪減前述三個組織的預算,來年的預算將比今年減少約七百萬美金。根據報導,該國總統在就職前就明確表態對轉型正義機構的不滿,上任後曾嘗試變更該單位的組織和任務,但遭國會反對,因此,近期才會透過刪減預算來抵制轉型正義機構的運作。 UPBD的負責人表示,此次預算刪減會嚴重限制計畫的進程,例如,該機構在鄉村地區為被強迫失蹤者所做的訪查和真相重建,都將因為預算縮減而減少行動能涵蓋的範圍。 預算刪減草案的公布正好碰上歐盟和平特使Eamon…

烏干達的轉型正義立法獲得重大進展(轉型正義週報 No.436)

上個月(六月)中旬,烏干達內閣通過了推遲已久的轉型正義法案,讓國內關切此議題的人們感到驚訝又鼓舞。烏干達歷經了三十餘年的內戰,戰後,政府採取的轉型正義措施十分不足,包括把地方恢復、發展援助包裝成對於受害者的賠償,也缺乏明確的司法追訴依據。 在新通過的法案中,有幾點值得特別指出: 首先,它規劃了完整的追訴依據和司法流程,更承認一些地方社群的傳統紛爭解決機制也可以做為轉型正義的司法救濟。同時,它承認「特赦」作為追求真相與和解不可或缺的工具,但不能一概適用,而必須考量個案中被告的狀況。 此外,法案定義了對於內戰受害者的「賠償」必須是以受害者為中心的措施,並能使受害者的處境恢復到相當於受害前的狀態(也因此認為過去政府對受害社區的恢復、發展援助都不算是賠償)。 最後,該法案也承認了轉型正義司法相關文件和證據保存的重要性,烏干達的民間機構「國家記憶與和平文獻中心」(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