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過後 蘇丹過渡政府正面對國際制裁和前獨裁者引渡等問題(轉型正義週訊 No. 447)

三個多月前,本會週報曾介紹蘇丹爆發的民主革命和過程中的慘烈鎮壓,民主革命告一段落後,以民主派和軍方共同組成「主權委員會」作為過渡政府,並任命了多數為民主派的內閣。不過,在獨裁時期掌權的軍方高層、包括控制曾血腥鎮壓抗議民眾的「快速支援部隊」的達加洛中將等,皆仍在主權委員會中掌握重要權力,因此,軍方改變立場重新建立獨裁政府也不無可能。   事實上,在「主權委員會」成立後,蘇丹各地仍因民生經濟問題而爆發數場大型抗議,因此由民主派領導的內閣政府要取得多數人民持續支持,一大關鍵在於如何重振蘇丹長期凋敝的民生經濟。過去,蘇丹長期被美國列入「恐怖主義資助國」(SST)的名單當中,這使其無法獲得世界銀行的債務減免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的某些融資,同時也可能阻礙潛在投資者的投資。因此,蘇丹過渡內閣上台後,首要目標之一即是推動蘇丹從SST清單中除名。   美國內部對於是否應將蘇丹除名有不同聲音,反對的意見認為,處於過渡期的蘇丹仍有重返軍事獨裁的危險,美國不應該過早解除對其的制裁措施;不過,支持的意見則主張,「附有某些條件(例如民主選舉的保證)的除名」對於蘇丹民主派政府而言會是重要的「民主紅利」,假如蘇丹持續因制裁而無法重整民生經濟,反而會使主權委員會中的軍方和前獨裁勢力獲得更多的人民支持。   另一個蘇丹過渡時期政府必須面對的問題,則是前獨裁者巴希爾總統的引渡與否。巴希爾在2009和2010年分別因為反人道罪及種族滅絕罪行,被國際刑事法庭發布通緝令。蘇丹國內對於是否引渡同樣分裂成不同聲音,民主聯盟和較多數市民並不令人意外的贊成引渡巴希爾,在主權委員會擁有最大實權的軍方代表達加洛中將則反對引渡,認為應該由蘇丹自己的法院審判。不過,由於前軍方高層不少都和巴希爾犯下過類似反人道罪行,因此這些軍方高層可能反而較希望引渡巴希爾,以避免蘇丹法院起訴巴希爾後,自己也被捲入其中。   撇除前述過渡政府正面臨的問題,民主派內閣上任後,確實通過了不少進步的政策,包括解散巴希爾總統所召集的全國大會黨(NCP)、將其黨產收歸國有,並禁止部分前黨政高層進入未來的新政府任職;此外,也廢除了對於婦女十分嚴苛的「社會秩序法」(Social…

人權組織發表報告指出 前南斯拉夫諸國的轉型正義缺乏性別平等考量(轉型正義週訊 No.446)

巴爾幹半島諸國歷經長期內戰與戰爭,在轉型正義領域以「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CTY)等較為制度化的國際人權法機制較常被提起。   不過,人權組織Impunity…

哥倫比亞過渡時期司法機構法官 到海外訪談內戰流亡者(轉型正義週訊 No. 445)

先前本週報曾多次翻譯與哥倫比亞轉型正義相關的新聞,哥倫比亞政府於2016年通過和革命軍(FARC)的停戰和平協議,該協議允許前革命軍領導階層和游擊隊員等,在坦白一切戰爭罪行後得以免除刑罰。除了過渡時期司法機構外,包括真相委員會和被強迫失蹤者搜索小組等轉型正義組織也都在運作當中,當然,其運作過程也不無爭議和衝突,現任總統就曾多次表態認為協議內容對前革命軍過於寬容。   近期,該國的過渡時期司法機構和瑞士的國際反對酷刑組織(OMCT)等機構合作,派出法官到海外為因內戰而流亡的哥倫比亞人民舉行聽證,希望還原、了解他們在內戰中的經歷。   其中一名參與聽證的流亡人士過去曾是「愛國聯盟」(Unión…

智利政府鎮壓反政府示威 威權幽靈尚未遠去?(轉型正義週報 No.444)

智利近日爆發全國性的反政府示威,首都聖地牙哥的捷運票價不斷調漲是壓垮民怨的最後一根稻草,而政府對民意的漠視和警方的強力鎮壓引發了更大規模的抗爭。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數名哥倫比亞前游擊隊員宣布重返武裝 因而被從過渡司法特別程序排除(轉型正義週報 No.443)

八月的電子報中,曾經介紹哥倫比亞過渡司法機構針對被控與暴力組織勾結的前國會議員,在其允諾供出其他有類似不法行為的政客,以及從事補償活動之後,使其得以暫時免除受司法追訴和處罰。(參見:http://bit.ly/35p8JTr) 事實上,在該國的過渡時期特殊司法程序(Special…

蘇丹:走在民主化的半路上(轉型正義週訊 No.441)

今年四月,蘇丹在貨幣貶值、通膨等民生問題引發的大規模抗議下,由軍方出面推翻獨裁者奧馬爾·巴希爾總統,而四月至今的短短半年內,蘇丹由長期獨裁專政的國家,終於踏出朝民主政體前進的第一步,不過,過程中也充滿動盪、衝突和待解的困境。 巴希爾政權倒台後,軍方宣布成立尤其主導的過渡委員會(TMC),不過抗議民眾仍然集結在政府總部前,要求實施真正的民主體制。原先軍方持續和民主派代表協商過渡時期的政府權力安排和民主進程,軍方也曾宣布將在三年過渡期結束後舉辦大選。 然而,6/2軍方突然撕毀協議,更稱將於九個月後即舉行大選,這讓抗爭民眾十分不滿,因為前總統根深柢固的政治軍事勢力需要更多時間和政治行動加以清除。隔天,準軍事組織「快速支援部隊」(Rapid…

烏克蘭正為東部衝突結束後的過渡司法預作準備(轉型正義週報 No.440)

烏克蘭東部Donetsk和Luhansk兩地區目前仍在分離主義者的控制下,烏克蘭政府軍亦持續與分離主義者交戰。在此同時,人權組織「烏克蘭赫爾辛基人權聯盟」(Ukrainian…

甘比亞轉型正義委員會 政府法案和人權運動者的路線差異(轉型正義週報 No.439)

甘比亞前獨裁總統賈梅在位的二十餘年間,為了維持專制統治、鎮壓反對勢力,曾系統性的大規模侵害人權,包括對反對者施以酷刑、屠殺抗議學生、秘密囚禁等。 2017年民主派現任總統巴洛上台後,組織了「真相、和解與賠償委員會」(Truth,…

被控與暴力組織勾結的哥倫比亞前國會議員 獲得有條件釋放(轉型正義週報 No. 438)

哥倫比亞前國會議員David Char被控過去曾在該國武裝組織AUC的幫助下選上議員,該組織在哥倫比亞內戰中對平民犯下許多戰爭罪行,組織領袖之一同時是當地大毒梟的首腦。Da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