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政治受難者補償正義的最後一哩路

「父親被捉後,所有的財產都被沒收,有些財產名義上不是被沒收,但結果是一樣的。像開封街的房子就是一例…那時父親正在受刑,房子就變成空厝,我二伯母從廣東回來就搬進去住。有一天,拿槍的兵仔進來,說『這個屋子已經被人家收去了,你要出去,馬上出去』人家還在生活呢,竟然就這樣把人趕出去,而且不是讓她等到明天再搬,要她立刻就走,傢俱都丟出來。原來有人看中兩間房子,拿了買賣證書,叫在監獄中的父親畫手印,說這間房子已經賣掉了,試想一下,那時父親人還在監獄裡,要怎麼去買賣呢?」 …

「查某人的二二八」講座

當提到二二八事件時,你想到的是誰?陳澄波、王添灯、林茂生、湯德章、張七郎? 為什麼當時的死難者以男性為主?被遺留下來的家人是怎麼度過此後的人生?女人的二二八經驗跟男人會有什麼差別嗎? 本週六(二二八)下午兩點,本會理事、清華大學社會所的沈秀華老師將在宜蘭松園小屋演講,她在1997年出版的「查某人的二二八:政治寡婦的故事」是國內第一本專門處理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經驗的作品:為什麼要強調查某人?她們的經驗有什麼特殊性?這些遺孀們如何以女性角度詮釋、理解此後的漫長人生與磨難、不同階層與背景的女性經驗又有什麼差異或共通點?歡迎宜蘭的朋友前來參與。 地點:宜蘭松園小屋(宜蘭市進士路26-1號…

無法送達的遺書出版書訊

「無法送達的遺書」圖文介紹可點此連結 爸…

文化部將開放判決書檔案查閱

文化部將在十二月十日開放部份判決書文字檔…

TRC2013年11月至2014年6月捐款徵信

社團法人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在2013年11月發出募款信,七個月來今共收到640,597元的捐款;獨台會案[根除白色恐怖]T-shirt已贈畢,TRC誠摯地感謝下列捐款人(以姓氏筆劃排序): 定期定額 李建宏(500元)、無名氏(500元)、無名氏(300元)、無名氏(300元) 500元:陳昱豪 600元:許越智 1,000元:Stolojan-filipesco,…

阿根廷球星梅西等協尋「失蹤的孩子」

資料來源:本會綜合外電報導 在出發前往巴西參與世界盃足球賽前夕,阿根廷國家代表隊的三名國手在隊長梅西(Lionel…

泰源事件紀念碑揭碑典禮

今年五月三十日是泰源事件五位政治受難者江…

在民主的基礎上和解記者會新聞稿

由於馬政府遲遲未能正面回應林義雄先生禁食提出的要求,政治受難者與長年推動轉型正義的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下簡稱真促會),今日集結在義光教會外的小公園,齊聲要求,馬政府應面對高漲的反核民意,同意下修公投門檻,還權於民,在民主制度的基礎上為台灣社會的和解而努力。 …

林義雄會是另個受難者嗎

資料來源:本文刊登於2014/4/25蘋果日報論壇 34年前的2月28日,林義雄的母親與一雙幼女,慘遭殺害。當時因美麗島案被捕,從看守所獲准奔喪的他,含淚在醫院寫下:「爸爸工作忙,陪您們的時間少……看到您們那種歡樂的神情,爸爸就更想為您們去追求一個更完美的社會」。正是這樣的關懷,使他與許多政治受難者一樣,在戒嚴時期前仆後繼地以青春與生命推動了台灣的民主轉型。然而,他們的理想,並未完全實現,台灣的民主體制與政治文化,歷經20多年的發展,仍然存在著許多威權遺緒。林義雄堅持多年的核四公投,正是對威權遺緒的挑戰。 核四的興建是威權統治末期的產物,民主化初期國民黨挾國會多數,以違反民主程序的方式編列核四預算,在在都顯示這個政策欠缺民主討論的基礎。公投本是民主社會中強化代議政治的體制,因為這樣的制度設計,會讓代議士在為人民做出決定時,更為謹慎。然而,鳥籠公投的設計,不但無法強化代議政治,反而限縮人民權利。在核四議題上,人民對政府治理能力的信任,早就隨著政策的不透明、官學並未利益迴避、核四包商層出不窮的爆料而消失殆盡,馬政府所謂的「安檢」前提根本不存在一般人心目中。…

行政院血腥鎮壓行動背後看不見的手

「魏地拉(Jorge Rafeal Vedela,阿根廷獨裁者)將軍出於自己的意志--我堅持重複一次,出於他自己的自由意志,成為世界歷史上,參與血腥而似乎永無止盡的刑求謀殺者的一分子。那些施行拷打的阿根廷鷹犬,也同樣出於他們的自由意志,來執行他們令人生懼的工作。他們是自己想要這麼做,並且也這樣做了。所以他們不可能被饒恕。也同樣不可能獲得國家和個人的和解。」──〈施行拷打者有靈魂嗎?〉薩拉馬戈雜文集(2012)。 警方為驅離323佔領行政院的民眾所採取的暴力行為,在事發後隨著民間的文字與影像紀錄陸續公佈引發國內外輿論譁然。網路上也開始流傳一段前東德柏林圍牆警衛射殺穿越邊境民眾,在兩德統一後遭司法究辦的故事,當被告的律師辯稱衛兵僅是依法行事時,法官卻指出作為警察,不服從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準是無罪的,調整槍口一釐米,是一個心智健全者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而判其有罪。此例被廣泛援引來討論警察執法尺度、壓迫體制內的個人是否絕對服從命令等議題。但這只是柏林圍牆警衛故事的一部分。 在柏林圍牆倒塌後,是否追究射殺穿越邊境民眾之警衛、上級長官、甚至是領導人的責任,成為社會議論焦點,有些案件甚至從德國國內法院一路打到歐洲人權法院,辯論主軸從阻卻違法事由、禁止溯及既往原則等法治國與基本權的保障在什麼樣的條件下可適用,延伸到如何從歐洲人權公約的觀點,來考慮警衛射殺行為在東德法與國際法架構下是否構成犯罪等,成為當代轉型正義討論獨裁或威權統治下之個人責任的重要素材。 除了那段廣為流傳的法官諍言之外,還值得注意的是,在某些案例中,遭到追究責任的並不只是開槍的前線警衛,也包括高層的領導人。例如,1994年聯邦普通法院曾以「間接正犯」來判決東德政治領導人,前國防部長暨軍事總司令Hei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