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擬憲法法庭:轉型正義

11/13與11/19將舉行「模擬憲法法庭」,本屆的主題是「轉型正義」,歡迎大家參加。 言詞辯論程序: 11/13 08:55-09:00…

轉型正義研討會》學者:最重要的是文化轉型,「污名化」情緒必須化解

這幾年「轉型正義」成為熱門話題,但為什麼要推動轉型正義?創辦「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的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吳乃德與多名研究這個議題的學者,29日都提出「論述」的重要性,認為這是未來重要的工作。 台灣民主化近30年,民間真促會去年10月出版「階段報告書」,書中說:「如果台灣的民主令國民感到驕傲,台灣處理威權遺緒的表現其實令人汗顏」;轉型正義的3個主要任務,處置加害者、賠償受害者與歷史記憶的保存都還需要努力。而吳乃德29日在「轉型者的過去式與現在式」研討會說,台灣轉型正義的工作,「未來最重要的是論述問題」,其他都慢慢在解決。 陳妙芬:轉型正義最重要的是文化轉型 在綜合討論時,台大法律系副教授陳妙芬說,轉型正義最重要的,可能是文化的轉型,由於歷史檔案沒公開,針對個案的討論很多時候只能用「推測」,因為大家有一些「對立」和「二元」的想法,「會不會因此我們的文化沒有辦法真正從威權走出來?」 陳妙芬指出,她上一輩的老師,有的當兵時加入國民黨,有的曾從事軍事審判,在威權時期都與國民黨的政權有牽連,有很多交錯不清的現象,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更棘手的是文化與思考對立的型態要如何轉型,她也一直在想,有沒有可能有另外的角度,來思考台灣的文化與歷史。 徐斯儉:對國民黨或部分外省人,轉型正義是污名化 民主基金會執行長、中研院政研所研究員徐斯儉指出,對國民黨或部分外省人來說,轉型正義就是對他們的「污名化」,他們認為在成長過程所認同的一切,包括時代意義都被否定,對他們而言,是一種污辱,感覺受「集體審判」,很多公務員反對公開過去的檔案,就是這種心態的反應。 徐斯儉指出,轉型正義的論述必須講得很清楚,這是策略問題,如果有「你們在污名化我」這種情緒存在,結會解不開,攸關歷史真相的檔案永遠無法公開,永遠只能推測,主張轉型正義的論點也永遠沒有正當性。 吳乃德回應時指出,徐斯儉提的問題「非常、非常重要」,但在台灣很少被提及,他接觸很多外省朋友,知道社會在討論228事件的時候,外省人的感觸特別深,有些人以為,支持國民黨的或外省人都被認為是228事件的幫兇,這讓他感受到,未來轉型正義的工作,最重要的是論述。 南非種族隔離時代結束後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C),以公聽會的方式讓受害者講述他們的經驗。牛津大學國際法博士候選人宋承恩指出,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思(Albie…

「加害者幾乎都是公務員」吳乃德:台灣政治迫害非常體制化,但社會和民眾不在意

台灣曾歷經近50年威權統治,雖已3次政黨輪替,加害體制真相仍不可得。10年前創辦「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的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吳乃德29日指出,台灣在威權體制下的政治迫害是「非常體制化」的,這是台灣的特點,不過台灣社會和民眾不是很在意歷史真相、誰是加害者的問題。 由《政治與社會哲學評論》等單位舉辦的「加害者的過去與現在式」研討會29日舉行,2006年首度提出台灣有「上萬人受害,可是卻沒有加害者」這個特殊現象的吳乃德說,這是台灣社會第1次針對加害者的討論。會議吸引滿座的學生與老師,從政治與法律哲學的觀點思辨主持人、中正大學哲學系教授謝世民所說的這個:「如果沒比黨產更困難,我想一樣困難」的議題討論。 「謝文定被撤換…

第三屆模憲討論轉型正義 即日起開放旁聽報名

由許玉秀前大法官發起的模擬憲法法庭至今已是第三屆,模憲大法官曾對於同性婚姻及死刑存廢進行判決。而本屆模憲主題乃以憲法角度處理臺灣關於轉型正義的困境,與台北律師公會及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合作,擬針對兩件於戒嚴時期受不當審判與補償的聲請案召開言詞辯論庭。並於即日起開放旁聽報名。 …

黃丞儀:過去的正在進行式

黃丞儀 臺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 許多人都知道,在戒嚴時期,所謂的「二條一」讓許多英雄好漢聞之喪膽。「二條一」指的就是《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項: 犯刑法第一百條第一項、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一百零三條第一項、第一百零四條第一項之罪者,處死刑。 對於出生在一九九一年之後的臺灣民眾而言,這大概已經變成一段和摩斯密碼一樣的歷史謎語。《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在一九九一年廢止,《懲治叛亂條例》在一九九一年廢止,《刑法》第一百條在一九九二年修正通過,增加「以強暴或脅迫」為條件,避免僅僅消極批評政府也遭到構陷入罪。 二十五年來,一九九一年以前那段歷史像是塵封的書本,不再被開啓。即便立法院通過《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政府宣稱核發一九七億的補償金。當初被判有罪的這些人,到現在仍舊是有罪之身。不論民主政治的颶風怎麼吹,就是吹不開那扇大門,那一扇通往過去的大門,讓我們得以重新審視這些所謂的「罪人」。 許多人對於其他國家的轉型正義經驗,都能朗朗上口,例如:沒有真相、沒有和解。但是,對於臺灣的白色恐怖,真相到底是什麼,迄今猶然未知。更不要說,哪一天我們知道了所謂的「真相」,要怎麼樣去面對,如何給予評價,又是更困難的工作。 國家是不是可以用「緊急狀態」來合理化所有的「非常手段」?可否因為仍然處於動盪不安的戰爭準備狀態,而沒有任何理由地限制人民的言論、集會、組黨自由?這些問題都不是非黑即白,都存在很大一片晦暗不明的地帶,讓嘗試穿越時代迷霧的人們顛簸、踟躕,甚至卻步不前,鮮克有終。 臺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在出版了《無法送達的遺書》和《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後,向模擬憲法法庭提出聲請,針對所謂中共地下黨員(以李媽兜案為例)和遭受白色恐怖的鄒族菁英當中最邊緣的一個人物杜孝生,提起釋憲聲請。雖然模擬憲法法庭的判決終究無法讓李媽兜或杜孝生得到司法上的救濟,但是透過重新呈現當時的場景,重新勾勒當時的法律糾葛,我們要從自由民主的角度,從憲政主義的角度,重新還給這些人一個超越黨派意識形態的規範評價。讓他們可以走到二十一世紀的法庭上,為自己的思想,為自己的青春,重新呼喊自由。 曾經,這個國家高尚地承諾:「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 曾經,這個國家堂而皇之地說:「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 我們希望,這不會只是謊言,不會是讓人在暗夜的牢獄中撕碎成一千片的廢紙。透過模擬憲法法庭針對政治犯的種種討論,我們可以讓憲法再度活回來。讓轉型正義不只是政黨鬥爭,不只是「成王敗寇」的封建邏輯,而是建立在對於憲政民主的信仰,進而產生未來可以和解的道路,讓我們重新回頭去看看當時的這些政治犯,可以在中華民國憲法底下,做出什麼樣的主張?而中華民國憲法又可以提供什麼樣的保障。乃至於時間到了二十一世紀,中華民國又該為這些政治犯負起什麼樣的國家責任。 在失去憲政價值的邦國裡,我們都是無依的孤魂,只能哽咽吞下自己命運的悲嘆,無法站到法庭上,質問共和國的執政官,是不是背叛了對於人民的承諾,又為何可以這樣做。透過模擬憲法法庭來重新論辯國家的意義,政治自由與黨國存續、忠誠與反逆、理想與死亡,這個法庭就是一封邀請函,邀請現在的臺灣人民,也邀請逝去的那些英靈,一起重新參與這段過去的正在進行式。我們要以憲法為封緘,將這份對於民主自由的許諾,寄給未來的臺灣人民。讓這個城邦不再有無依的孤魂。 資料來源:第三屆模擬憲法法庭網站 http://www.bookrep.com.tw/activeimg/const160909/page01-02.html

沃草國會松立委給問嗎 蔣萬安:「拆除蔣介石銅像」開放討論

《沃草》今(3)日在立法院群賢樓舉辦「開放國會松」活動,除了各黨立委到場支持,也吸引超過百位的參與者就國會資訊開放、透明化進行討論。下午的「立委給問嗎」主題論壇,民進黨立委李俊俋、鄭運鵬,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更轉換平時角色,接受現場民眾的「質詢」。民眾質詢火力不輸立委問政,頻拋出尖銳問題,其中,有民眾直接針對「轉型正義」、「拆除各地蔣介石銅像」問蔣萬安是否支持,讓現場氣氛更加熱烈。透過集體討論,推派代表站上質詢台,也成功讓民眾體驗立委問政的真實狀況。 面對轉型正義、拆蔣介石銅像等問題,蔣萬安分別做出回應,對於是否支持轉型正義,他強調「一定要做」,並指出政府應該要做到將資料解密、賠償,找出加害者,才可能撫平被害者傷痛及促進族群融合。而對於是否支持拆除蔣介石銅像,蔣萬安則表示,對於拆銅像社會有許多不同的聲音,譬如也有人提議可以在中正紀念堂內同時陳設不同觀點的歷史資料,而他個人則是抱著開放的心態,對於要怎麼做,都可以由社會大眾來進行討論。蔣萬安強調,「讓不同的意見可以被看見和討論,這就是我的立場」。 資料來源:節錄自〈沃草國會松立委給問嗎 蔣萬安:「拆除蔣介石銅像」開放討論〉,國會無雙沃草,作者蕭長展,2016/9/3 全文請見…

獻給白色恐怖受難者 海島演劇《愛的記號》

1963年台灣處於戒嚴時期,22歲的陳新吉,被人銬上車帶進黑牢刑求,在絕望之下,作為基督徒的他禱告,突然聽見一個聲音:「你別怕,你身上的苦難,是我愛你的記號。」這聲音支撐他活下來。海島演劇將陳新吉故事改編成舞台劇,推出《愛的記號》,將於本週末在台北首演,紀念這段歷史的傷痕。 現年75歲的陳新吉表示:「我說的雖是個人經歷,但卻是整個白色恐怖時期的縮影,我要幫那些不敢發聲、無法發聲或來不及發聲的受難者們說話。」導演林志遠表示:「陳新吉的故事,是歷史課本不會出現的內容,但卻真實存在,用戲劇手法演出來,有助於看見這段歷史。」 陳新吉曾在2013年出版回憶錄《馬鞍藤的春天》,「我曾和當年的牢友約定過,誰活著出去,就把這些事情帶出去給更多人知道。」陳新吉表示,當年只是和好友在春節聚餐,席間有一名同學叫江炳興,是陸軍官校學生,在學校組織自治互助會,被政府視為是叛亂政府份子,毫不知情的陳新吉因而被捲入。 陳新吉表示,刑求的痛苦難以想像,「鞭打、讓我們戴高頻率耳機,或是用濕毛巾抽打下體,連續48小時不吃飯、不喝水,疲勞詢問下,看到日光燈都是紅色的。」真正出獄後已是27歲,親友怕受到牽連都躲得遠遠的,「連我三個哥哥在台電上班,怕丟掉工作也不敢跟我說話,只有我媽媽到處找我,找得精神都崩潰了,連我也不認得,想到就很難過。」 帶著政府註記的白色印記,陳新吉找不到工作,只好到台北橋到處打零工,清潔工和抬棺材他都做過,而眾叛親離、被社會拒絕的狀態,也令陳新吉一度絕望地想自殺,「我到竹南要跳海,慢慢走入大海的同時,突然抬頭看到落日的晚霞,啊!怎麼這麼美?也許這是上帝的旨意,告訴我要像落日一樣燦爛,勇敢面對接下來的人生,所以我就活到了現在。」 陳新吉表示,這段苦難他選擇以寬恕的方式面對,「上一代的苦難是下一代的祝福,揭露這些傷口需要勇氣,而我願為所有的受難者勇敢。」《愛的記號》將於8月27、28日於台北蔡瑞月舞蹈研究社演出,並邀請白色恐怖受難者張常美、蔡焜霖、陳欽生和陳中統在演出後座談。 帶著政府註記的白色印記,陳新吉找不到工作,只好到台北橋到處打零工,清潔工和抬棺材他都做過,而眾叛親離、被社會拒絕的狀態,也令陳新吉一度絕望地想自殺,「我到竹南要跳海,慢慢走入大海的同時,突然抬頭看到落日的晚霞,啊!怎麼這麼美?也許這是上帝的旨意,告訴我要像落日一樣燦爛,勇敢面對接下來的人生,所以我就活到了現在。」 陳新吉表示,這段苦難他選擇以寬恕的方式面對,「上一代的苦難是下一代的祝福,揭露這些傷口需要勇氣,而我願為所有的受難者勇敢。」《愛的記號》將於8月27、28日於台北蔡瑞月舞蹈研究社演出,並邀請白色恐怖受難者張常美、蔡焜霖、陳欽生和陳中統在演出後座談。 資料來源:獻給白色恐怖受難者…

花亦芬專文:邁向轉型正義的崎嶇之路

1961年耶路撒冷舉行審判負責起草「最終解決方案」(Endlösung,…

花亦芬:轉型正義不只是政治 也要翻轉心靈

德國的轉型正義已經處理到加害者精神層面的創傷!台大歷史系教授花亦芬昨(8/19)表示,轉型正義不只是處理政治體制,也要促成社會心靈體質的翻轉與改造。 花亦芬昨(8/19)舉辦「在歷史的傷口上重生」新書發表會,從各層面探討德國如何處理轉型正義。她指出,德國因為一位精神科醫師長期聆聽患者的講述,認知自己也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在全面研究後發現,德國高達六成的老人都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遂邀全國的精神科醫師投入,展現出具體的成果。 研究加害者…

陳昭如專欄:蔡總統不願面對的真相

陳昭如專欄:蔡總統不願面對的真相 陳昭如 2016年08月10日…